把虎门打造成中国服装电商第一镇,在废旧衣物巨大浪费的背后

再过不到一个月的时间,今年上半年各地的经济数字将发布。

“如果我国废旧纺织品全部得到回收利用,年可提供的化学纤维和天然纤维,相当于节约原油2400万吨,超过大庆油田年产油量的一半。”近日,中国纺织工业联合会发布的上述测算数据颇为引人关注。

25日,由虎门电子商务协会牵头主办,虎门电商产业园和虎门服装创新服务中心承办的第一届虎门国际电商节正式拉开帷幕。虎门镇政府欲借电商节,集聚电商力量,把虎门打造成中国服装电商第一镇。

21世纪宏观研究院在对今年一季度的宏观经济数据测算发现,一季度中部地区的区域发展指数位居全国前列,东部和中部地区个别省份下行压力比较大。

然而种种迹象表明,在废旧衣物巨大浪费的背后,却是近年来我国纺织业一直饱受原料供应紧张困扰的尴尬现状。据了解,作为纤维消费大国,我国每年在生产和消费环节产生的废旧纺织品近2000万吨,再利用率约10%,而纺织原材料的进口量却高达65%以上。

据虎门镇政府相关负责人介绍,虎门电商产业发展势头强劲,集群效应明显,得到了东莞市委、市政府及社会各界的高度关注,并给予了大力扶持,在虎门建设了“广东休闲服装国际采购中心、中国移动商务应用联盟主席团成员、东莞市跨境贸易电子商务虎门产业园、广东‘走出去’协同创新中心虎门基地、广东国际战略研究院虎门基地、淘宝大学小而美虎门培训中心”6大电商平台。昨天,这6大平台正式揭牌运营.

21世纪宏观研究院对于区域发展指数采取5类数据加权的方式,其中工业增加值占30%的权重,全社会投资占10%的权重,另外全社会商品零售额、第三产业增加值、财政收入分别占据20%的权重。

当前,在我国大力提倡发展循环经济,建设资源节约型社会的大背景下,如何让废旧纺织品回收渠道“阳光化”,并通过建立完整的加工销售产业链让其物尽其用,已成为亟待解决的一道难题。日前,针对山东本地的旧衣物回收加工行业现状,经济导报记者进行了一番探访。

据介绍,短短几年,虎门电商发展迅速。目前虎门镇从事电子商务的企业及个体大约有5000家,在阿里巴巴1688平台上注册地在虎门的诚信通商家数量有3562家,超过90%为服装类企业,其中年销售额超过1000万元的有523家,超过10亿元的有2家。同时,根据阿里巴巴提供的增长数据估算,2013年全镇电子商务交易额达219亿元。

根据上述算法测算,今年一季度区域发展指数最高的是湖北,达到28.4%,其次是新疆。贵州和重庆位居第四、第五名。前十名中,中部地区省份占了5名。除了湖北外,河南、湖南、江西、安徽分别位居该指数的第六、第七、第九、第十名。

隐形的巨大浪费

该负责人还表示,虎门将以本届电商节为契机,将虎门打造成珠三角网购物流集聚区,把虎门打造成中国服装电商第一镇。

一季度21区域发展指数排行最低的是黑龙江,目前该省指数只有4.32%,此外,吉林位居倒数第五。反映出一季度东北经济景气度较低。

27日,济阳县天成再生资源回收公司。十几名女工正在一间并不宽敞的屋子里分拣从各地运送过来的废旧衣物,不同面料和颜色的衣物分别被装入不同的塑料箱内等待分解。

一季度黑龙江、山西、河北经济增速全国垫底,也与21区域发展指数反映的趋势吻合。

“先经过人工筛选,确定不同面料和颜色的废旧衣服分别有什么用途。比如成色好一点的可以作为成衣出口到国外,成色较差的可以经过纤维分解机,提取腈纶、涤纶、氨纶等材料中的纺织纤维,最终可以卖到纺织厂和化工厂,分别用来制作公路毡子、大棚棉被甚至是纯度极高的石油添加剂。”济阳天成再生资源回收公司经理高世明告诉导报记者。

中部省份领先

采访过程中,导报记者恰好遇到有工人开车将一批废旧衣物运回公司。高世明表示,公司平均一天可以接收10吨左右的废旧纺织品,一般按照600元一吨的价格到回收商贩那里收取。用他的话来讲,周边的商贩攒够了5吨旧衣服,一个电话打来他就会马上派人带着钱去收。

根据21世纪宏观研究院的测算,一季度中部6省的21区域发展指数为24.26%,位居全国四大板块之首,大大高于东部的20.44%,西部的22.78%,东北的13.8%。

即便是这样,由于固定的回收渠道有限,社区又没有配备专门的废旧衣物回收箱,公司一直处于“吃不饱”的状态,亟待扩大回收范围。

21区域发展指数低于10%视为区域景气度趋冷。按此看,东北地区为全国唯一趋冷的地区,东部则接近趋冷的状态。

一边是“吃不饱”的回收公司,一边却是旧衣服处理无门的无数家庭。据了解,我国每年回收纤维不足原料的10%,仅仅在上海、广州有一些回收旧衣的尝试,废旧纺织品成了放错位置的资源被白白浪费。

中部地区一季度发展指数最高,这与投资和收入增长较快有关。其中湖北、河南、江西一季度财政收入增长较好,其中,湖北的公共财政收入一季度达到21.4%,位居全国第一。同时三省的工业、第三产业增加值增速也比较稳定。

有数据测算,若按照一件衣物平均寿命3至4年计算,我国平均每年每人在购置5至10件新衣物的基础上,遗弃3至5件旧衣物,到“十二五”末,我国废旧纺织品累计产生量将达到1亿吨,其中,化纤类为7000万吨,天然纤维类为3000万吨。如果不能进行再利用,不仅是对环境的威胁,更是一种隐形的巨大浪费。

西部地区在2013年的工业增速、经济增速位居全国4大板块之首,但是今年一季度增速则有所放慢。一季度西部不少省份的规模以上工业增速在5%-10%之间,这包括云南、宁夏,四川、甘肃、内蒙古。

纺织企业“不买账”

此外上述地区的第三产业增加值增速也趋冷,第三产业增加值增速为4%-8%之间。

“如果将废旧纺织品全部回收利用,每年可提供的化学纤维和天然纤维相当于节约近三分之一的棉花种植面积。”27日,中国再生资源回收利用协会废旧纺织品专业委员会负责人唐艳菊接受导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一吨旧衣服经回收利用,大约可转化成一吨分色棉纱,或者直接生成近一吨的无纺布。

一季度21区域发展指数显示,全国有12个省份位于景气度趋冷或过冷状态。其中东部有北京和上海、浙江。中部有山西,东北有黑龙江、吉林。西部有内蒙古、广西、云南、甘肃、宁夏。这反映出整体经济下行压力较大。

根据现有工艺水平,纺一吨棉纱平均耗电约2200千瓦时,这还不包括棉纱生产过程脱脂、染色、上浆、漂洗、烘干等几十道生产工序消耗的能源、化工原料及污水处理投资。若再算上产业链上游棉花种植环节涉及到的农药、灌溉等,无疑将是一笔巨大开支。

东部的北京、浙江、上海人均GDP较高,其指数处于趋冷区间与房地产和汽车限购等因素有关。一季度北京、上海的全社会商品零售额增速在5%-10%之间,今年一季度启动汽车限购的天津甚至低于5%。

然而,在巨大的经济和环境利益面前,山东省内的纺织企业却对废旧衣物再利用并不买账。山东省纺织学会副理事长韩克秀向导报记者证实,目前山东省内尚没有利用废旧纺织品生产再生衣料的纺织企业,对于每年浪费的旧衣物也没有具体统计数字。

二季度仍有下行压力

“一方面,旧衣服的种类千差万别,在现有并不成熟的工艺水平下不一定能真正达到回收目的;另一方面,由于回收渠道单一,回收成本也是阻碍废旧衣物再利用的瓶颈因素。”济南鲁连纺织品有限公司经理曲延国坦言,即便废旧衣物含有可提取的纺织纤维,但在目前国内对废旧衣物回收没有具体标准的前提下,由于其涉及人体健康这一敏感领域,纺织企业一般不会轻易涉足衣料再生业务。

全国和地方今年上半年的宏观经济运行数据将在7月陆续发布。不过,21世纪宏观研究院根据今年1-5月的工业数字发现,西部一些工业增速较低的省份,二季度实现经济回升可能性不大。另外,东北的黑龙江,中部的山西,东部的河北,工业也难以在二季度有大的回升。按此看,今年上半年上述地区的21区域发展指数难有大的改观。

中国旧衣服网创始人方晓东表示,国内企业更倾向于将旧衣服出口到国外,而不是让旧衣服流入再生加工链条。因为相比旧衣服回收再利用,成衣直接出口的利润更高。从在其网站交易的旧衣数量来看,90%以上的旧衣服被回收流入到非洲、东南亚等地区的二手市场,这些地区旧衣市场庞大,一些国家80%以上的百姓都穿着来自中国的旧衣服。

今年1-5月,黑龙江、河北、山西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增速分别为0.8%、3.9%、3.9%,分别比去年全年的6.9%、10%、10.5%大幅下降。

“灰色行业”期待阳光化

同期,内蒙古、云南、甘肃、宁夏1-5月规模以上工业增速分别为8.9%、7.4%、8%、7.9%,也比去年全年的12%、12.3%、11.5%、12.5%大幅下降。由于这些地区工业所占比重大,经济结构转型尚未到位,这些地区今年二季度的区域发展指数难以回升。

不仅是纺织企业不买账,采访过程中,省内为数不多的旧衣服回收公司也都直言不希望接受采访。在他们看

有压力的也包括东部一些经济发达地区。

来,旧衣服回收行业由于缺乏国家具体政策支持,不能大张旗鼓地进行,只能在“地下”暗中流转,是名副其实的“灰色行业”。

5月份,天津规模以上工业增速低于全国平均水平,只有8.7%,尽管1-5月天津规模以上工业增速为10.9%,看似乐观,但是与去年全年的13%、2012年的16.1%、2011年的21.3%、2010年的23.7%相比,已经明显反映出持续下降的态势。

高世明无奈地表示,尚且不说扶持政策,由于工商部门对于旧衣回收行业没有明文规定,导致公司至今无法办理相关营业执照。鉴于是无照回收,公司不得不接受当地工商执法部门的罚款处罚。

而由于天津的第三产业比重低,加上房地产、汽车限购的措施,成为今年一季度全国唯一消费景气度过冷的地区。按此看,天津今年上半年,乃至下半年的经济下行压力都较大。尽管一季度21区域发展指数显示,天津仍处于稳定区间。但是,如果天津工业增速持续下降,则其区域发展指数可能逐步步入趋冷区间。

根据最新的《再生资源回收管理办法》,除废旧金属、塑料、造纸原料外,旧衣服并不在规定的“再生资源”之列,其流转交易属于管理的真空地带。但由于涉及人体卫生健康,各地工商等有关部门对旧衣服流通有着较为严格的监管和处罚,这也给旧衣回收行业蒙上了一层灰色。

从一季度各地的分类数字看,区域发展指数比较高的省份,仍是依靠投资和工业带动。但是即使是表现较好中部地区,其工业和投资带动能持续多久,仍值得关注。而西部地区,目前第三产业增速基本上都处于趋冷区间,即实际增速只有4%-8%的水平。

方晓东表示,根据法律规定,包括废旧衣物在内的“洋垃圾”是明令禁止进口的,但对国内二手衣物的回收并没有禁止流转交易的具体规定。而在欧美等发达国家和地区,质量完好的旧衣服进入二手市场是优先的。

中国经济目前处于结构调整的阵痛期,前期政策的消化期,以及经济从高速转为中高速的转型期。但是从各地的区域发展指数来看,无论是东部、中部,西部,东北,均绕不开实质性的结构转型。其中,东北以及西部、东部转型压力比较大。中部各项发展指标暂时比较平衡,暂时相对较小,但是如何通过深化改革,保持发展指数位于稳定区间,仍将是重要的课题。

废旧衣物有需求、有市场、有产业链,却没有相关法规和完善的管理,这让国内旧衣服的重生之路变得困难重重。

唐艳菊表示,总体来看,我国对废旧纺织品的回收再利用相关研究较为滞后,一方面是企业加工技术水平有限,废旧纺织品回收再加工后的使用率低,人们对再生衣料的认可程度不高;另一方面则是由于国内缺乏回收的相关管理规范。只有让旧衣回收行业阳光化、规范化,才能促进这一灰色产业建立完整的产业链条,真正让废旧纺织品发挥循环经济的效用。

中国纺织工业联合会会长王天凯建议说,首先,要加快推动建立覆盖全社会的废旧纤维制品回收系统和相关标准制度,进一步完善回收废旧纺织品的渠道;其次,要突破纤维再生利用关键技术,加强装备配套,真正发挥其缓解原料短缺矛盾的重要作用;此外,要鼓励纺织企业开展回收工作,逐渐扩大废旧原料在纺织品再生产中的比重,加强回收提炼技术研发,增加回收利用的附加值。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