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述染料企业内部人士同时表示,5月巴基斯坦出口棉纱4.93万吨

“穿着自然,就是美”——现在进入“班尼路baleno”店内,这一耳熟能详的广告词之外,更为喧嚣的是打折的声音。曾经邀周润发、张曼玉等天王巨星作为代言人而迷倒众多年轻人的时尚品牌,如今宣布关店388家的消息,业界格外惊讶。

2014年5月,巴基斯坦出口纺织品服装12亿美元,同比增加1.04%,环比增加13.78%。其中出口原棉0.0763亿美元,同比减少9.71%,环比减少46.19%。

近期绍兴柯桥区200余家染料下游的印染企业再次联合倡议将抵制染料价格暴涨。染料行业人士对此评论称,”这很幼稚”,印染企业不能总是依靠上游的低价来维持自己的生存。

在此之前,有着15年品牌历史,被王力宏等明星代言的柏仙多格宣布破产,而佐丹奴、森马服饰等服装上市公司的休闲服装销量也连年下降。

截至5月,2013/14财年(2013.7-2014.5)巴基斯坦出口纺织品服装126.8亿美元,同比增加5.7%;出口原棉2.04亿美元,同比增加38.9%。

“印染行业不思考如何规范行业,走出行情困境,却总以这样消极的方式撒气,真的让人不可理解。在市场经济环境下,企业亏损是企业自己的事,关键就看你如何经营,而生产资料只是其中一个因素,印染企业不能总是依靠上游的低价来维持自己的生存。”一位染料业内人士如此对大智慧通讯社(微信号DZH_news)表示。

过去一年,服装行业库存高企、关店频繁,众多苦苦挣扎的二三服装品牌,面对外来快时尚品牌的异军突起,面临结构转型、被收购等多重考验。

5月巴基斯坦出口棉纱4.93万吨,同比减少20.37%,是本年度以来连续第9次同比减少;环比增加8.36%。出口棉布1.33亿平方米,同比减少15.93%,环比增加2.5%。

2013年8月,由于不堪染料价格暴涨,浙江绍兴200多家印染企业曾向省价格监督检查分局递交了一份《关于要求反垄断的报告》,该事件的发生导致染料当时涨价的频率有所减缓。

利润下滑:388家门店关闭

截至5月,2013/14财年(2013.7-2014.5)巴基斯坦出口棉纱61.06万吨,同比减少8.28%;出口棉布15.34亿平方米,同比减少6.59%。

上述染料企业内部人士同时表示,目前市场行情比较低迷,染料涨价还需看8月份。

“生意比以前差,已经一年不如一年。”面对经营情况怎么样的询问,多家专柜的销售人员这样告诉记者。6月26日在北京王府井、西单等繁华商圈走访发现,班尼路销售增幅收窄。

由于环保压力,染料价格自2013年初以来便一直处于上行通道,而从今年开始,其价格上涨更是迅猛,短短数月,活性染料价格涨幅便达到60%左右。目前,受下游行情低迷影响,染料价格维持稳定。

西城区一专柜工作人员张女士2006年开始接触班尼路等休闲品牌,对当时销售的火爆场面记忆犹新。“和很多品牌一样,当年销售额都是500万元往上走,在圣诞节、元旦等节日,试衣间前往往排起长队,消费者排队拿衣服、排队交钱。”

“网购的兴起对它们的冲击比较大,不少同样款式的衣服线下价格比网上要贵,消费者自然会做出选择。当初喜欢这些品牌的消费者已经步入职场,收入水平提高以后,喜欢更高档的品牌,班尼路等品牌的衣服价格变化并不大,仍然很难锁定年轻消费者。”西城区一专柜负责人告诉《中国企业报》记者。

销售不畅,必然导致库存增加。根据德永佳财报数据显示,截至2014年3月底,德永佳存货金额为18.98亿港元,虽然比去年同期略有下降,但高库存成为这些品牌必然面对的困难。

收入减少的背后,是销售业绩的下滑。近日,德永佳宣布,截至2014年3月底,集团总收入下降12.4%,较去年同期下降12.37%,全年净利润6.68亿港元,较去年同期下降约9%。

在利润下降的同时,班尼路也在调整自己的经营布局。2013年德永佳关闭了内地224家店铺,2014年关闭388家,营业员共减少3782人。其中,今年关闭的388家店占到了2013年3月31日3820家店总数的近10%。除此之外,中国台湾地区其门店数也减少了75家,香港及澳门地区则减少了2家。

值得一提的是,根据北京市工商局今年2月发布流通领域服装监测结果,显示市场上部分服装的纤维含量、染色牢度等项目不符合相关标准要求,16款服装的纤维含量均不合格,其中包含标称广州友谊班尼路服饰有限公司生产的“班尼路”女装针织外套。

业内人士表示,重质量、轻营销模式和营销手段,是班尼路最终被时代淘汰的主要原因。

联系班尼路公司北京分公司一位工作人员表示,对关店一事不了解,更多情况可以问广州分公司。而其官网上的广州分公司客服电话,始终处于无人接听状态。

扩张之痛:班尼路大起大落

据公开资料显示,班尼路是一个意大利品牌,20世纪80年代开始在香港经营,但是“班尼路在内地的发展一直是不温不火,稳妥而细腻”。

1996年,香港德永佳集团有限公司收购了班尼路商标,并创立广州友谊班尼路服饰有限公司对班尼路重新包装,锁定为年龄在18—40岁的人士,主打年轻路线,旗下有班尼路、、互动地带、衣本色四大品牌。

班尼路进广州天河城,意外地获得了一个别的牌子退租的铺位,开设了卷土重来后的第一家专卖店,随后一炮走红。2000年3月底,德永佳已在国内各大中城市开设有400多家专卖店,零售额就达10亿港元。

接下来的几年,班尼路通过特许经营的模式,在当时国内品牌竞争还不完全的状况之下,在一线大城市站住了脚,业务范围延伸至港澳台、东南亚以及中东地区。

截至2007年7月份,公司于国内及国外共有自营店及其它经营类型班尼路约3700间,店铺分布于中国大陆、新加坡、约旦、沙特阿拉伯及伊朗等地。员工人数一举超过15000人,发展相当迅速而蓬勃。

而就在2012年,其门店数曾攀上历史高峰。数据显示,截至2012年3月31日,其中国内地门店数为4044家,比去年同期增加了150家,较前年同期增加了405家。

但随着外来快时尚品牌的强势入侵,班尼路逐渐没落。曾经雄踞各大城市黄金地段的本土休闲品牌,尽管打出了大比例的折扣,但依旧十分冷清。

按照武汉纺织大学服装学院一教授的说法,“班尼路夹在时尚和快消之间,定位模糊。现在在一二线城市班尼路基本上沦为了大路货,消费者无法产生满足感。而在三四线城市,服装市场又被低端品牌垄断,它同样难以生存。”

关店汹涌:行业罕见高库存

其实,不断关店的不仅仅是班尼路。据了解,跟ZARA、H&M、优衣库等积极扩张的国外快时尚品牌相比,真维斯、班尼路、美特斯邦威等品牌都深陷关店潮。

让人惊讶的是,5月底,有着18年历史的休闲服装品牌柏仙多格宣布倒闭。公开资料显示,柏仙多格创建于1999年,顶峰期有3000名员工,曾在中国20多个中心城市设有运营管理中心,拥有超过800个品牌专卖店,并在东南亚、中东及澳洲地区开设有海外销售网络渠道。

据美邦2013年年报显示,公司在全国拥有直营店和加盟店将近5000家,比2012年减少了200多家;森马2013年年报显示,公司目前拥有超过3470家终端门店,2013年,关闭了700多家。在年报中,这些公司都提到了“行业竞争、渠道成本上升、关闭非盈利门店”等。

另一家于香港上市的服装企业佐丹奴也难逃关店厄运。根据佐丹奴2014年第一季度财报显示,截至2014年3月31日,公司销售额减少7%,毛利润同期下降13%,且目前佐丹奴有75家门店关闭,其中内地便占据了54家。

七匹狼在今年公司业绩报告显示,“2014年1—6月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12822.22万元—17951.11万元,同比下降30%至50%”,而其“业绩下滑主要原因”中则标注说明——“服装零售行业疲软,公司订单下滑;为减轻分销渠道库存压力,公司回收较多库存。”

行业竞争更多来自ZARA、H&M、优衣库等积极扩张的国外快时尚品牌。这些外来的“和尚”,在产品更新换代、库存消化率上,都让本土品牌咂舌。

“随着消费个性化需求日趋明显,当前纺织服装行业的产品更新速度也越来越快,如今一款服饰从上架销售到下架往往仅有1—2个月的时间,而流行时装的生命周期则更加短暂,于是造成库存。”一位服装制造商告诉记者。

“如果不能从本质上改变经营模式、产品结构,国内一线服装品牌就很难走出现在的困境”。前述人士如是说。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