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

作为优曼家纺的创始人,一﹑粘胶短纤市场价格走势图

生意社06月27日讯

记者在最近的随机采访中得出:就国内外的童装发展趋势对比而言,国外品牌童装大多不再单纯注重华丽的呈现,而是加入了很多个性化因素,凸显浓重的民俗风格,比如美式童装、添加了印第安自然元素的童装等,这类产品以其设计新颖,全面考虑儿童身体发育和活动特点,品质优良而著称。如于1976年创建于法国巴黎的国际知名童装名牌Jacadi
,其设计风格多样,并全面采用高档棉麻面料,舒适自然。设计细致,高雅实用,品质优良,成为高档儿童服饰用品中深受顾客喜爱的品牌。来自法国的ELLE童装,则将优雅与气质传承至新一代ELLE儿童服饰,设计风格多样,并全面采用高档棉麻面料,舒适自然,能够实现与父母的时尚品位交相辉映,绽放别样风采的效果。消费者耳熟能详的品牌大多是国外运动品牌和快时尚品牌,国内的童装品牌化意识相对还比较薄弱,反而区域性特征较强,使得鲜少有全国性的知名品牌。在一些童装品牌当中,款式与质量好的又大多向标榜质优价高的进口品牌价格看齐,价格以大众化见长的中小品牌又存在同质化严重和缺乏安全保障等问题。

提及优曼家纺,人们首先联想到的便是该家纺电商品牌近日对外高调宣布,已获得来自海纳亚洲SIG领投、银泰资本跟投的千万美金级别的B轮融资,而此次融资距离上次A轮融资仅隔一年的时间。

一﹑粘胶短纤市场价格走势图

下一个增速引擎

不自建销售渠道

图片 1

中国的童装市场真正是传说中的大蛋糕。大量企业普遍看好童装市场发展的前景,纷纷开始涉足童装经营。目前中国0~16岁儿童及少年人口接近3亿,数量居全球第一。这意味着中国童装市场规模将继续扩大,发展前景可观。不仅是市场潜力摆在眼前,商家追逐的高昂利润也在童装产品中有所体现,尤其是中高端童装品牌产品,利润最高可至5成,根据权威报告显示,2010年中国婴幼儿服饰市场规模已达348亿元,预计到2015年,中国婴幼儿服饰和日用品消费规模可达到2279.8亿元。

在国内家纺大牌排行榜中,优曼家纺虽然尚未跻身前列,但其天使投资人的名单中却不乏各路投资“大佬”,如真格基金创始人徐小平、UT斯达康创始人吴鹰和A8创始人、腾讯的天使投资人刘晓松;其中,银泰资本领投A轮,SIG领投B轮,还有一位零售界的大佬也是他们的投资人。

目前,童装生产企业仅占整个服装生产企业的1%,专门生产童装的品牌企业也仅在200家左右。在国内童装生产企业的市场份额中,仅有30%的企业拥有自己的童装品牌,有70%的童装企业都在依靠生产用料粗糙、没有专门的设计团队、跟风抄袭其他品牌款式的产品生存。

对于一个刚刚成立不过3年的品牌来说,能够吸引这些重量级“大佬”们的目光和资金,自然有其独特和过人之处。

据调查显示,高端童装作为童装市场的重要组成部分,市场的规模已经超过300亿元。但是,由于童装产业科技含量不高,企业进入市场门槛较低,其营销模式和产品开发很容易被模仿,很多童装企业为扩大市场份额,纷纷将定价提高,以达到参与高端市场或中端市场竞争的目的。

作为优曼家纺的创始人,冯轶在创业之前就拥有厚厚的一摞金领履历:在世界最大的航空电子公司——罗克韦尔·科林斯公司(Rockwell
Collins)负责亚太区营销;在麦肯锡北京办公室帮MSN、联想等做策略咨询;在eBay主管全球13个网站的产品开发;2008年应DFJ董事总经理Hope
Chen邀请,回国加入酷6做战略、产品、融资副总……正是因为以往辉煌的互联网从业经历,才使冯轶具有了与众不同的“互联网思维”。

高价背后无体验

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冯轶说,与凡客这样自建渠道的电商品牌不同,优曼家纺从诞生之日起就通过全网B2C渠道做销售,全网平台渠道都是优曼家纺的主战场,官方网站仅仅是品牌展示和方便用户体验而已,也就是说从表面上看我们是在互联网圈内创业,其实本质做的是零售生意。

受制于影响力较弱,童装品牌相比较男装、女装品牌而言,消费者对品牌的忠诚度也低了很多。很多消费者表示,童装价格太贵,只有打折时才敢买。一个更为无奈的现象是,明明是中国制造,价格却直追同品质的国外品牌。“现在的童装太贵了,但凡能看得上眼的,都跟成人装价格相差无几。”近年来国内童装产品的定价有越来越高的趋势,价格直逼国外大牌童装的价格。

在冯轶看来,在中国做电商的大约有三种人:第一种做商场,比如价格战里硝烟弥漫的综合或垂直B2C平台;第二种卖货,比如各平台下的分销、导购;第三种做品牌,比如“淘品牌”。前两种人中,擅长抢用户的互联网人居多,而后一种则以传统行业、淘宝大店为主。

采访中记者了解到,一些童装不仅在风格上成人化,价格也直追成人服装。在一些商场的耐克、阿迪达斯儿童专柜,一件儿童的T恤、薄外套售价从200元到400元不等,滴答滴的一件女童长裙售价要500多元。让消费者觉得“小贵”,是摆在童装品牌面前亟待解决的难题。

按照常理,冯轶既然积攒了这么多互联网经验,那么就该去做平台或者服务;但她却逆向思维,做起了品牌。冯轶解释说:“既然我懂互联网,同时又很少有人愿意且有能力用互联网的方法做品牌,那么这对于我来说就拥有了很大的成功机会。”

很多消费者抱怨品牌童装不仅价格偏高难以接受,而且严重缺乏试穿体验。在采访中,消费者余小姐告诉记者,童装消费过程中体验性差是无法持续购买同一品牌的首要原因。“大多数童装品牌都没有试衣间,为了避免‘裸试’的尴尬,在给孩子买衣服的时候就只能靠感觉,回家试穿不合适的情况很多。”这也逼得不少追求产品品质与服务的消费者只能在打折季、在国外或者在网站上买。

此外,冯轶还表示,做综合平台的时机已经过去,垂直平台又过于“烧钱”,因此选垂直领域做品牌更有保障,也更“接地气”。“如今正是做互联网品牌的有利时机,一方面,家纺市场总的体量在增长,个人消费能力在提升;另一方面,电商平台经历了早年集市的芜杂乱象,现在都在朝品牌方向蜕变。把线下渠道的高成本让利给用户,保证品质没问题,能适应天猫、京东这类互联网商场的游戏规则,那么优曼家纺自然找到了立身之处。”

安全成发展短板

精耕细作产品

从国内市场的现状来看,婴儿装、幼儿装、小童装和中童装发展已初具规模,品牌数量相对较多,但是市场上做婴幼装的品牌却很少。一方面原因是有些童装企业抱怨童装成本高昂、利润空间不高,另一方面则在于对“童装安全”的担忧上。据了解,童装生产工艺较成人装复杂,可以说童装生产深加工较多,对工艺要求更高。其生产流程较长,有些为体现童趣而采用的绣花、贴花、印花、嵌线、镶拼等装饰工艺耗时、耗工,会造成单车/台生产数量的下降和劳动力成本的上升。尽管童装用料比成人装要少,但省下来的用料成本根本抵不了增加工艺制作的费用。而且,童装所选用的辅料要求较严,这样算下来,婴童装的投入和产出比例完全不能和女装、男装对比,更因为“童装安全”这一点很敏感,也让众多童装品牌望而却步。

不过做品牌是个很漫长的过程,需要从原料、产品、营销到品牌文化内涵逐一实现。而在今天飞速成长的互联网行业里,做品牌无疑是个慢活儿、异类,而优曼家纺首先要攻克的就是互联网产品留给人们的传统印象。

设计与制作符合孩子心理特点,满足孩子情性需要乃至激发孩子丰富想象力的童装,是童装品牌面临的重要课题之一。品牌文化造就品牌优势,好的童装不仅仅是一个品牌,更是一种生活态度,一种生活方式,更要有信心让家长满意,让孩子喜欢。近年,随着独生子女比例的直线上升,每一个孩子都成为了家庭的重心,家长们对孩子的服装安全性,舒适性也更加关注。记者在百度搜索“儿童服装”关键字时,关于童装质量不合格等新闻连接层出不穷。童装品牌屡登质量黑榜,安全性成为制约我国童装发展的短板。安全性和舒适性对于童装设计来说至关重要,这要求设计师在设计之初对于服装的面料选择、色彩搭配考虑更多的因素。做到详细了解童装所有的生产环节,才能设计出好看、舒适、安全的儿童服装,这对于设计师的要求远高于成人服装的设计师。

有人认为,以互联网起家的优曼家纺走的是“物美价廉”路线,但冯轶却并不认同。她说,“优曼家纺没有‘价廉’只有‘物美’。物美价廉这个东西实际上是不存在的,这是一个伪命题,它只是营销的一种手段,但实际上我们都知道,一定的价格区间对应的是相应的产品。”

随着“80后”、“90后”父母成为童装消费的主力人群,他们购买力强、消费观念新,带动了童装品牌的高速成长,尤其是近几年童装品牌数量获得了极高的增长率。在这个讲个性的时代,主题童装品牌应运而生,力争让孩子们告别千篇一律,用“主题童装”武装自己,零距离接触自己的梦想,让孩子们有一个健康、时尚、快乐又五彩缤纷的童年。在这个求健康的时代,“小鸽子”主题童装品牌负责人告诉记者,他们的品牌虽不是一流的牌子,但一定要做具有市场潜力的老牌子,用品牌积淀和不断创新去赢得更广阔的市场和客户的普赞誉,因为,在他们看来,卓越的口碑才是不可复制的品牌基因。如此的品牌个性简约却不简单。

冯轶表示,判断一个产品的好坏,最重要的是产品质量和口碑,这也是优曼家纺并不需要花过多的广告投放,就能够有持续稳定的客户群的主要原因。“作为一个品牌,它一定有生产厂商的生态体系,优曼家纺也不例外。”冯轶说,目前,优曼家纺的SKU有3000多个,产品线很长,其品类覆盖了家纺、家居等产品。同时,优曼选择的厂商都是国外的奢侈品品牌在国内的加工厂,或者是国内一线传统品牌的加工厂,二线或以下都不会选择。

产品品质和供应链是品牌的基石。据冯轶介绍,目前优曼家纺能把同等品质的产品价格,做到线下专卖店、商场的1/3~1/5。“比如,北京新光天地卖500元的浴巾我们卖69元,1000元的超大浴巾我们卖129元,12000元的床品套件我们卖2000多元,这些产品的品质一样、克重一样、工艺一样,甚至连厂家都是一样的。因此,我们有信心与那些在线下盘踞多年的大鳄们竞争。”冯轶自信地说道。

据了解,优曼家纺在选厂上已经精细化到了每一个细分品类,而且不久以后,优曼家纺还将会有一个完善的厂家生态体系和一个供应链体系,公司也有预算要花重金去搭建这些体系。

售卖品牌文化

除了精耕细作产品,优曼家纺还会深度挖掘不同渠道上的用户,并根据不同的渠道,采取多品牌策略。据冯轶介绍,优曼家纺现在有包括优曼、唯萨、芬缇、唯萨宝贝在内的7个品牌,分别针对不同年龄段、不同风格和品位的人群。当然,价格也有所区分,客单价在两三百元到上千元之间,比同类产品客单价高出20%。

在产品设计和研发上,优曼家纺更多的是针对年轻一代的网购人群,因为他们对于品牌认知的场景,已经不似从前那样一定要通过看得见、摸得着的东西来获得,他们通过视频、图片、文字等因素就可以对产品或品牌做出判断。因此,优曼家纺会针对他们的需求定制开发产品。

冯轶说:“优曼家纺不仅在产品设计和研发上有创新,而且在跨界合作上也进行了尝试,创造出了让客户满意的体验。在全网销售中,优曼家纺有个经典系列,是以卡通形象张小盒为主题的产品。张小盒本身是一个白领小屌丝,他比较悲催,整天被老板剥削,也没有女朋友,渴望爱情,但是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从营销方面,优曼家纺更多的是从文化传播的角度出发,宣传产品。比如,用爱情的主题去做张小盒和莉莉盒的爱情故事,并以这个为主线去做产品营销。”

在冯轶看来,优曼家纺卖的不仅是一个床品,更是一种文化。优曼家纺把很多具有文化性的东西蕴涵在产品里,让用户在买产品的时候不仅觉得好看,同时也会认同张小盒的形象,或是说喜欢张小盒和莉莉盒的爱情故事。这更像是一种文化的渗透、认同和传播。

冯轶说,目前,优曼家纺正在通过产品来教育和培养消费者的购买习惯,未来还会做内衣、家居服务、陶瓷等家居延伸产品。“我们的最终目标是将优曼家纺打造成一个全方位生活方式的家居品牌,成为家纺零售的领头羊。”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