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纺织企业电商运营推广千万销售额,多数即墨企业一线员工缺口比较大

由于普遍存在一线岗位普工和技术工难招情况,节后一些企业的用工年龄从几年前的35周岁上限提高至45周岁。昨天上午,在即墨、莱西和城阳等地的招聘会上,出现了不少“老面孔”,一些70后农村劳动力,甚至65后的求职者纷纷前来应聘。由于中小企业招不到人,只能放宽招工年龄限制,有些企业的包装工、后勤工等岗位年龄,还放宽到50岁左右。许多企业老板称,这些70后相对稳重,干活也比较细心,管理起来也不难。  企业招工急求职很笃定  即墨市人社局市场管理科负责人介绍,他们在节前对生产型企业进行摸底调查发现,节后约有近万个岗位缺人,尤其是一线工人和技术工更为紧俏。节后外来务工人员回青岛的实际人数有所变化,8成的求职者都是本地人。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多数即墨企业一线员工缺口比较大。像中型以上的企业缺工一般在100到400名之间,一般规模的企业,除了个别特殊人才外,需要的一线员工人数至少也在20人左右。即墨一家服装公司今年需要招聘100名左右的操作、仓储等一线员工,而这家企业有300多名员工,节前回乡的就有100多人。  记者从即墨和莱西等地的招聘市场发现,与企业要人的急切心情不同,多数求职者都很笃定,大多数应聘了两家以上的企业,最多的一位求职者应聘6家企业。“现在已经不像前几年,节后的招工市场已经完全是买方市场了。”多家招聘企业工作人员介绍,除非一定需要男员工,否则他们会更多地考虑女员工,因为女员工相对稳定。一名求职者坦言,就是想面试时看看哪家企业待遇好、工作环境好。有的企业工作车间有空调,环境整洁,但有的企业环境脏乱差,环境也影响工作的心情。  年龄放宽大龄工进厂  节后,青岛各地举办的招聘现场上,出现了许多大龄“老面孔”。青岛新汇丰包装厂的老板郭经理介绍说,如果是前几年,面对大年龄求职者,企业肯定不能收。但现在看来,由于一线工人缺岗,企业相对放宽了年龄限制,一些年龄大的员工还比较稳定,相对也好管理,干活不一定比青年人差。今年,她的企业来应聘的多数是40岁左右的,甚至还有45到50岁之间的中年人。  “一线员工难找,一线年轻员工就更难找了。”即墨市兴中兴数控冲孔网厂负责人范玉娟告诉记者,他们招聘的是机械工,要求反应灵敏、手脚快,否则容易出工伤事故。3年前,他们主要招聘的是35岁以下的青年员工,但这几年由于招人难,已经将年龄提高至45周岁。  今年40岁的张先生是即墨人,之前一直在外地打工,随着年龄的增大,今年想回家安定下来。他介绍说,现在即墨当地的企业招工年龄放宽了,求职岗位机会也很多,服装行业工资待遇一点也不低,凭着多年的工作经验,很容易就找到了合适的企业。老张说,他这样的年龄,更注重企业的发展空间,想找个正规的企业,注重研发设计,尽管自己的年龄不小了,但以现在的身体状况,再干10年都没有问题。  男缝纫工干活赛过女工  记者采访了解到,在青岛许多服装针织类企业中,先前女工“一统天下”的局面生了改变。即墨当地多数民营针织企业,几乎每个车间都有男缝纫工,而且数量占去了很大比例。在节后的几场大型招聘会上,许多服装企业都将“男女不限”列入了招工重要条件。即墨人社局市场管理科科长姜吉良介绍,纺织服装企业面临女工难招,催生了大量男缝纫工上岗。由于男缝纫工体力好,比女工干活有耐力,特别是一些男缝纫工心细、手巧,速度和质量一点不差,一般月薪要比女工高出不少。尤其是去年以来,即墨的许多服装企业开始大量招收男缝纫工,有的企业甚至打破了以前男工不能超过女工比例的要求。  从节后数场招聘会上就可以看出,已经有上千家纺织企业开始大量招收男缝纫工了,这也一定程度缓解了节后招工难的局面。

随着柯桥区电子商务产业的有序推进,一种把互联网创新成果深度融合于纺织行业之中,从而提升柯桥区中国轻纺城纺织产业的创新模式——“互联网+纺织”开始成为脱颖而出的趋势。然而在此大主题下,仍有不少传统纺织企业对“电商”这个概念有着颇多疑问,让我们看看国内知名电商运营专家钱唐平对此如何理解。  电商不只是建设个企业网站或在网上开个店  很多传统面料企业,对于新事物的观察力其实很敏锐,在“电商”这个概念刚刚兴起时,虽然产品并不面向终端,但柯桥区中国轻纺城仍有不少企业积极试水,其实对于如何玩转却是一头雾水,甚至会出现类似“做电商其实就是建设个企业网站或在网上开个店”这样以偏概全的观念。  “建设个企业网站或在网上开个店,只是电商的一种模式。首先,网店为我们提供了一个完善的平台,不需要我们为平台的事情操心,但电子商务就不一样,平台需要自己搭建,产品需要自己开发。网店的技术和产品经理都是IT界的高手,不会出现用户无法访问这些问题,顶多就是访问速度慢一点。网店的技术和产品已经很到位,而电商还处于茁壮成长的阶段。”钱唐平如此说。  至于电商,如何自己搭建平台、让各个运营商的用户访问流畅不是一个简单的问题。“在开始推广项目前,首先要明确目标,要知道公司利用电商想要实现什么目的。如果连最基本的目标都不明确,那么公司的电商发展战略就会出现方向性问题。”  无处不在的搜索引擎竞价推广、视频广告以及其他形式广告不断飞涨的价格就可以让我们感受到竞争成本之高。而且在很长一段时间内,你无法得知投下去的钱到底会不会产生实际作用。  相比之下,电子商务就像是散养,需要自己构架平台,自己设计产品,自己在那么庞大的互联网世界中寻找自己的培养客户。“公司能够一直保持优势的很大一个因素就是注重服务。”  相关链接:电商运营专家简介  钱唐平,国内知名网络营销推广专家、网络营销顾问、网络营销培训师,“时尚纺织电商”模式提出倡导者。致力于网站策划运营、网络营销推广、SEM/SEO等方面的研究与实践工作,世界微商大会推广首席负责人,创纺织企业电商运营推广千万销售额。

1月19日,国家服装及家用纺织产品质量监督检验中心(重庆)正式挂牌成立,成为全国第6个、西部第1个服装和纺织产品国家质检中心,为重庆纺织服装产业迈上更高台阶,提供了更加坚实的技术支撑。  此时的重庆,已是全国十大服装批发加工生产基地之一、西部地区最具规模和品牌影响力的时尚女装及羽绒服生产基地。而10多年前,这里还是“黑心棉重灾区”。10多年来,重庆纺织服装产业经历了凤凰涅槃般的发展,而这背后,是重庆纤检事业的艰难开拓之旅。  据央视2002年的报道,重庆当时有上百家生产“黑心棉”的作坊式企业,他们利用废旧衣服、工业下脚料,通过简单的漂白、开松,加工生产“黑心棉”产品,严重侵害消费者的权益。这些“黑心棉”主要集中在江北大水井地区,形成了“黑心棉”生产的重灾区,尽管监管部门高压打击,但问题始终无法根除。  彼时,重庆市纤检局已开始寻找治理“黑心棉”的“另一条道路”。在查处过程中,一家企业负责人说:“我们愿意合法生产,但没有人告诉我们该怎么做。”尽管该企业没能避免被查处的命运,但其负责人的话却让重庆市纤检局的负责人陷入了沉思。  “我们执法的目的不是让企业消失,而是要让企业合法健康地发展。”重庆纤检局局长郑永红告诉中国质量报记者,经过认真思考和研究讨论,该局确立了监管和服务两手抓的思路。一方面,继续保持高压监管势态,严厉打击“黑心棉”,坚决维护市场环境;另一方面,积极作为,主动运用质检手段服务企业,增强企业质量意识,帮助企业提升质量,推动纺织服装产业走一条健康之路。  重庆市纤检局深刻分析之后认为,产业转型升级的关键在于,解决作坊式企业技术管理落后、质量意识淡薄的问题。为此,该局充分发挥职能优势,用质量和技术引导企业规范升级。例如,鼓励企业升级生产工艺,从手工生产到半自动生产再到全自动生产,导入ISO9000质量管理体系,使企业从手工作坊式生产转变为全自动现代化生产;起草制定了地方标准DB50/T36《棉胎技术条件》,让企业生产“有标可依”;建设以国家质检中心为依托的综合性检测服务平台,为企业提供“一条龙”检测服务,并精准对接企业需求开展服务;帮助企业开展品牌创建,促进企业由代加工逐步转变为自主品牌生产等。  另一方面,该局持续加强监管。加深与公安、消防、教委的合作,打击纤维产品制假行为,建立信息共享机制,并通过广泛宣传增强企业和消费者的质量安全意识,形成了齐抓共管、质量共治的良好局面。值得一提的是,该局还创新行政执法工作模式,在全国率先试点开展了“服装产品双随机抽查”等。  三届纤检局领导班子,一步一个脚印,坚持为重庆纺织服装产业领航。就这样,重庆纺织服装产业从曾经的“黑心棉”生产重灾区发展成为全国十大服装批发加工生产基地之一、西部地区最具规模和品牌影响力的时尚女装及羽绒服生产基地。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