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不会大幅压低棉花市场价格,同比下降4.8%

近日有研究报告预测,2016年中国总体工资水平将上涨8%,增幅位列全球第一,引发舆论热议。笔者认为,工资涨幅在5%至10%区间,符合中国经济真实现状。  一是宏观经济总体“平稳向好”为工资上涨提供足够空间。近年来,虽然中国总体工资水平仍然在不断上涨,但国内生产总值仍然保持平稳较快增长。虽然中国去年的经济增长率只有6.9%,是6年来最低的。但是,去年我国连续第5年城镇新增就业人数在1200万以上;城镇登记失业率保持在4.1%左右,低于5%的控制目标。去年全国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21966元,扣除价格因素同比实际增长7.4%。城镇和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实际同比增长分别为6.6%和7.5%。这都是由于第三产业提供的就业岗位与薪酬在增加,使得去年第三产业增加值占GDP比重上升至50.5%,高于第二产业10个百分点。经济由工业主导向服务业主导加快转变。中国老百姓“涨工资”的根据地转移到了服务业。  二是食品等民生必需品价格明显上涨。去年居民消费价格同比上涨1.4%,涨幅较2014年进一步回落0.6个百分点,大大低于年度3%的预期目标,也创下了自2010年以来的物价涨幅新低。尽管CPI如此之低,但对于低收入者来说,每天离不了的“衣食医”却是在上涨。去年食品价格同比上涨2.3%,衣着上涨2.7%,医疗保健和个人用品上涨2.0%。在食品价格中,粮食价格上涨2.0%,猪肉价格上涨9.5%,鲜菜价格上涨7.4%。先把别的因素放在一边,每隔两年,按照两年的物价上涨水平涨工资,也只是达到了生活水平不下降的状况。  三是人均生产率持续提高。随着高技术、“互联网+”等技术的运用,对操作工的要求越来越高,机械性、重复性的劳动程序越来越被机器人所替代,而作为机器人的管理者,其工资自然就应该提高。复杂劳动与简单劳动相比,创造的价值不一样,工资也不一样。据统计,20世纪70年代以来工业发达国家劳动生产率的提高,约有60至80%是依靠科学技术的发展而取得的。越是经济发达,工资在成本中的比例就越高。在发达国家,工资一般会占企业运营成本50%左右,而在中国则不到10%。在发达国家,劳动报酬在国民收入中所占的比重一般在55%以上,在中国则不到42%。因此,通过几年的努力,提高比例,也是一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生产率提高了,要体现在涨工资上,涨工资有钱了,才能够去消费,这一点对中低收入者来说尤其关键。去年我国最终消费支出对GDP贡献率为66.4%,比上年提高15.4个百分点。网上销售额同比增长33.3%。因此,可以这么说,涨工资,扩大消费,也是在为增加GDP做贡献。  需要强调的是,劳动生产率的提升,使得企业有能力消化涨工资带来的成本。企业主对此不要有太大压力,因为涨工资可以成为一种经济动力。应对的关键是用新兴利润化解涨工资的压力。即使是在产能最为过剩的钢铁、水泥、电解铝等行业,也可通过合并、转行、走出去等方式来化解。▲(作者是中南财经政法大学财税学院教授)

据调查,春节期间ICE期盘大幅下挫(5月合约跌破60美分/磅至58.29,创一年来新低),加上国储棉轮出的消息愈演愈烈,疆内外棉花企业普遍感到阵阵寒意。  2月15-17日,棉花企业报价以试探为主,棉纺织厂和经营商询价、还盘的也寥寥无几,因此尚未形成较有说服力的市场价格,2128B2、2128C2以及3127C2级的南疆站台公检毛重报价集中在12900-13000元/吨、12600-12800元/吨、12000-12200元/吨、较春节前普遍下调100-200元/吨,其中低等级皮棉调整幅度略大。阿克苏某大型棉花加工企业表示,希望在国储棉轮出前甩货回笼资金。  河南、山东、江苏等地几家纺企表示,考虑到2015/16年度国内棉花供大于需、结构失衡的特点,国储棉轮出很可能遵循“优先轮出优质棉,定价参照进口棉花成本(外棉CIF报价+关税+增值税),部分收储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皮棉”等原则进行,这样既能保证大中型棉纺织企业棉花供应需要,抵御印巴、越南等进口棉纱肆无忌惮的侵入,又不会大幅压低棉花市场价格。  疆内部分棉企表示,郑棉主要代表3127C2级机采棉或手摘棉,对优质手采棉的参考作用已不大,不排除2、3月出现“期现背离”的情况,倒是国储棉轮出的等级和品质值得高度关注,能否纺40S及以上支数棉纱成为新疆棉企业判断抛储对手采棉冲击大小的重要依据。

在线下服装的一片哀嚎声下,近日,国家统计局传来利好消息:2015年1~12月限额以上服装鞋帽、针、纺织品类零售额为13484亿元,同比增长9.8%。其中,从网上销售看,穿着类商品零售额同比增长21.4%。  数据显示,2015年1~12月纺织行业规模以上企业累计实现主营业务收入70713亿元,同比增长5.0%,实现利润总额3860亿元,同比增长5.4%。  在企业的亏损面,亏损比例达11.4%,比上年低0.1个百分点,亏损企业亏损总额同比下降4.6%。  另外,2015年1~12月,我国出口纺织品服装总额达2911亿美元,同比下降4.8%。  某服装品牌商称,这意味着国内市场对纺织服装类的需求旺盛。  然而,鞋服类品牌2015年在线下的日子并不好过。据悉,国内最大鞋类公司香港百丽国际Q2季度的数据报告显示,零售网点净减少162家,鞋类业务同店销售下降7.7%;达芙妮却全年关店翻倍达805间;服装品牌波司登在截止2015年9月30日期间,羽绒服业务零售网点总数同比净减少548家。  那么网上零售额21.4%的增长都是谁在做贡献?  据悉,作为服装类网上零售最大的集聚地,阿里巴巴旗下的天猫平台仅双11当天的销售额就超过912亿元,而在京东平台中,服饰家居类订单位列所有品类的下单量第一。另外,服饰电商的第二大巨头唯品会销售额也增长3倍。  尽管如此,业内对今年的服装市场持乐观态度。据易观智库预测,2016年,网络零售的市场红利逐渐消失,一些估值较低的中小型电商或采取合并的方式,通过抱团提高整体估值。另外,在2015年中旬,国务院批文从6月1日起下调部分日用品的进口关税,其中,如其他橡胶、塑料短统靴(过踝)等五类鞋产品进口关税由24%直降至12%,而纺织材料制面的其他鞋靴进口关税由22%直降至12%。这将利于降低服装类企业的成本,刺激国内市场的消费。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