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目标价格政策的出台有利于稳定新疆棉花生产,19800元的目标价格对于国际棉花市场价格来说是偏高的

令人关注的2014年棉花目标价格公布了,4月5日,国家发改委、财政部、农业部联合发布了这一消息,这标志着实行了3年的棉花临时收储政策结束。临时收储政策结束、目标价格政策启动后,棉花价格将逐步回归市场。  目标价格一年一定  今年中央一号文件提出,2014年启动新疆棉花目标价格补贴试点。4月5日,国家发布2014年棉花目标价格为每吨19800元。  国家发改委相关负责人表示,目标价格政策是在市场形成农产品价格的基础上,通过差价补贴保护生产者利益的一项农业支持政策。实行棉花目标价格政策后,取消临时收储政策,生产者按市场价格出售棉花。  具体而言,当市场价格低于目标价格时,国家根据目标价格与市场价格的差价和种植面积、产量等因素,对试点地区生产者给予补贴;当市场价格高于目标价格时,国家不发放补贴。具体补贴发放办法由试点地区制定并向社会公布。  棉花目标价格由生产成本和基本收益相加构成,按照反映市场供求关系、保持与竞争作物合理化比价的原则确定。目标价格并非国家确定的新棉收购价格,而是用以计算棉农获得补贴的依据。新疆全区制定统一的棉花目标价格,价格水平一年一定。  市场各方反应积极  “临时收储政策原本是应急的政策,没有想到金融危机后国际市场不明朗,政策被迫连续实施3年。”中国棉花协会秘书长高芳说,国内90%的棉花都是国家收储了,价格都快成了一条直线了。目标价格政策对于激活棉花市场活力意义重大。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发改委经济研究所所长刘春宇认为,实施目标价格政策后,新疆棉花价格会越来越接近市场价格,棉纺企业的收购价格也会与市场接轨,促使更多棉纺企业采购新疆棉花。  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原副政委王继亮认为,目标价格政策对促进新疆棉花产业发展非常重要。从去年来看,新疆棉农种植成本在增加,收益在下降,棉花每亩收益在500元至700元之间,普通农户有20多亩地,年收入仅有1万多元,远不如打工收入。因此,国家目标价格政策的出台有利于稳定新疆棉花生产。  不少纺织企业也对目标价格政策叫好。山东德州恒丰纺织有限公司总裁王思社说:“出台目标价格政策是好事,以前国内外市场每吨棉花价差4000多元,影响了我们出口产品的竞争力。国家及时调控政策,国内外价差将会拉低,国内购棉渠道单一的状况也会改变。”  从目前来看,目标价格政策的实施会给一些库存量大的企业带来阵痛,但从长远来看有利于整个棉纺产业的发展。  具体政策有待细化  在种种叫好声音之外,有业内人士预测,一旦临时收储政策退出,市场缺少支撑,而国际市场形势不明朗,需求没有根本好转,国际国内棉花价格会走低,国内棉花价格可能会跌得更厉害。  有专家认为,目标价格政策的出台是为了让市场发挥更大作用,但要确立真正的棉花市场价格形成机制还需较长时间,这期间棉花价格可能进入复杂的震荡格局,然后才能逐步形成均衡的价格状态。  不少纺织企业担心,新政策实施后,棉花市场没有以前稳定。不少企业对市场持观望态度,等待更具体的政策出台。  王继亮建议,有关部门要对新疆棉花主产区进行深入调研,确保目标价格科学合理。“去年,受自然灾害和成本上涨等因素影响,部分地方出现棉农减收现象。”  国家发改委有关人士表示,目标价格是按照生产成本加基本收益确定的。2014年棉花目标价格能够补偿试点地区棉花生产成本,并保障农民获得基本收益。有关部门和试点地区将密切跟踪了解试点情况,广泛听取各方面意见,认真总结经验,及时调整完善相关政策,确保目标价格改革试点顺利推进。

为强化农业支持保护政策,按照今年中央一号文件的要求,作为改革试点之一的新疆棉花目标价格于日前敲定。多位专家在接受《经济参考报》采访时表示,这是我国首次探索农产品由过去的收储改为直补,将来谁来收购棉花,谁来测算每户棉农的实际产量等问题都还待解,该项改革的执行风险非常明显。日前,国家发改委、财政部、农业部联合发布2014年新疆棉花目标价格为每吨19800元,与此同时,取消收储政策,生产者按市场价格出售棉花。所谓农产品目标价格制度,是指农产品市场价格过低时对生产者进行补贴,过高时对低收入消费者进行补贴。中国农科院农经所所长秦富表示,19800元的目标价格对于国际棉花市场价格来说是偏高的,但是对于棉农的期待而言,又偏低了,这很矛盾。对棉农而言,现在的目标价格相当于三年前的收储价格,比去年20400元的收储价格又下降了600元。值得肯定的是,目标价格的确定可以加速国内棉价和国际市场的接轨,因为棉花的定价权彻底被交还给了市场。但对于上述目标价格会不会降低棉农的实际收入,中国社科院农村发展研究所研究员李国祥表示,农民的实际收入不会因此降低,反而,如果能执行好,农民的实际收益很可能会超过20400元收储价格时期的收益,因为当时还有棉花收储企业会从中获利,而现在则改为了农民直接获利。多位专家一致认为,推进目标价格制度存在很高的执行风险。李国祥表示,主要就是谁来收购的问题,因为新疆是棉花主产区,而对棉花的消费却主要集中在内地,运输本就非常困难,加上局部地区还不能使用农机,棉花的用工成本较大,导致新疆棉花整体上缺乏竞争力。取消收储改为市场主导后,为避免上述难题,企业极可能把收购重点转向国际市场。如果此时强行要求中储棉来收购,那就和收储没有任何区别,目标价格试点就失败了。为了保证目标价格制度的顺利实施,地方政府的工作量会大幅增加。一位农业官员表示,过去采用临时收储,农民的利益是直接可以计算出来的,而现在如何测算每一户具体的产量到底是多少,每个人该补贴多少,如何确保公平,都需要科学测算,这也给地方政府执行这项改革带来了巨大的挑战。如果一旦处理不当,很可能对当地棉农造成损失,甚至可能影响社会稳定。另外,秦富表示,目前农产品的补贴政策,一方面要保护土地承包者利益,另一方面又要鼓励真正农业生产经营者的积极性,未来目标价格制度仍然面临这一矛盾。“随着土地流转加速,土地承包权和经营权分离普遍,目标差价是补给承包者还是经营者?这些都有待解答。”除了在新疆试点棉花目标价格制度外,今年中央还提出将在东北和内蒙古试点大豆目标价格制度试点,记者了解到,目前由于上述地区正处于备耕阶段,相关部门仍在进行测算和调研。

眼下正是种棉花的时节,在德州、滨州、淄博等地,原先的棉花地里正长着小麦。由于种棉花的收益不高,近年来,山东的棉花种植面积逐年下降。国家棉花临时收储政策取消,更是让棉农们对于棉花的种植前景很是担忧。  德州市夏津县有着棉都之称,鼎盛的时候,全县90万亩耕地中有65万亩种棉花,去年,棉花的种植面积下降到40.5万亩,今年更是只有32.5万亩,  原先的棉花地都改种了小麦。  德州夏津县棉花协会秘书长王安军:“种棉花劳动成本高,机械化程度低,一亩地收益棉花按450斤,生产成本一亩地650块钱,这样去除收益一亩地也就是剩1000多块钱,与粮食作物比起来,收入差距在三四百块钱。”  在夏津县董仓村,农民董桂利正在播种,之所以还坚持种棉花,主要是因为这地盐碱化程度比较高。  德州夏津县董仓村村民董桂利:“收益不怎么样,因为去年下雨嘛。这个地差不多有十多天全是水,去年减产,一亩地里顶多也就收400斤。”  从2011年开始,国家实行棉花临时收储政策,即棉农种多少,国家收多少,并实行最低保护价。今年这一政策取消后,国家将对棉农实施直补,首先以新疆作为直补试点,全国其他地方暂不实施补贴。这对山东的棉农来说并不是一个好消息。  德州夏津县董仓村村民董桂利:“作为我来讲,不好。毕竟少了一个国家这么一个大的单位收棉花,光靠私人收销路不好。”  据统计,从2008年算起,山东的棉花种植面积已连续6年下降,2013年山东的棉花种植面积为1009.2万亩,今年目标是力争稳定在900万亩以上。  虽说目前种棉花的收益不高,但国内的棉价却实实在在的比国外高出一大截,对于棉纺织企业来说,他们也对国产棉不感冒,更喜欢用进口的棉花。  作为棉都,德州夏津不仅棉花种植面积大,棉纺织企业也不少。可奇怪的是,这些企业很少用本地的棉花,他们更喜欢用进口棉。  恒丰仁和纺织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姜玉民“国外棉的等级,它是严格按国际标准执行,但是国内棉的等级,这里面有差异,不能保证质量,有的时候不能符合我这个企业的生产需要。”  在淄博、滨州等地,棉纺企业同样对进口的棉花青睐有加,这里面除了外棉的质量更好外,价格也是一个很重要的因素。  山东流云纺织集团副总经理董守刚:“去年我们国家棉花的临时收储价格是20400元,国外的价格大约在一万四五左右,这样有一个5000块左右的差价。我们使用外棉一般是三个月以后付款,使用国产棉必须用现金。”  随着国家棉花临时收储政策取消,之前国家收储价、抛储价、市场价、进口价四重价格共同主宰市场的局面将会改变,棉花的价格也会更多由市场来主宰。  卓创资讯分析师孙立武:“2014年开始,由于国家储备棉总量接近1300万吨,占到全球期末库存的60%左右,那么在这种情况之下国家为了加大储备棉的投放力度,在4月1号起每吨竞拍价下调750元/吨,执行标准级17250元/吨这个价格,这个价格影响之下国内的现货均价持续回落,卓创预计未来在9月份新棉花上市之前,国内的棉花价格将呈现稳固下行的一个局面,困扰棉纺企业多年以来的内外棉价差居高不下的问题,也将逐渐有所缓解。”  机械化程度低,劳动力成本高,棉花品种差是造成国产棉在和进口棉竞争中处于劣势的主要原因。未来一段时间,国内棉花的价格还会持续下降,棉农们又将何去何从呢?  在德州、滨州等地,每户棉农往往只有三四亩棉花地,有的还和粮食混种在一起,大型机器进不去,本来能用机器解决的问题现在只能靠人工。  德州夏津县棉花协会秘书长王安军:“降低棉花生产成本,只有走规模化生产,发展全程机械化,降低劳动用工,减少劳动投入,实现全程机械化以后,比咱传统的种植模式一亩地节省近300块钱。”  现在,夏津已经开始探索规模化种植的路子,隆丰合作社的理事长李洪生就流转了1000亩地来种棉花。不仅节约了生产成本,规模化经营也让棉花的品质有了保障。  夏津县隆丰合作社的理事长李洪生:“1000多亩地我们要选好的品种,精品,就是这个棉花产量要高,品质要好,纱厂用起来好使,无三丝。”  根据目前棉花市场行情和生产形势,专家建议,棉农要因地制宜植棉,只在适宜棉花生长的地块种植棉花。棉农可以与纺织企业,实行订单式生产,确保棉花的销售出路。同时,山东作为第二大植棉大省,正在积极争取列入棉花目标补贴试点省份。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