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阳新兴纺织工业园,武汉到目前还没有一个在全国真正叫得响的国际品牌

昨天,市政协委员、乔万尼服饰董事长傅杰大声疾呼:武汉虽然是服装生产重地,但不是一个品牌高地,高端时尚品牌不能缺席。
“你们知道吗,武汉纺织大学、湖北美术学院、江汉大学等高校,每年培养近千名服装设计人才,是全国培养设计师最多的城市,但‘孔雀东南飞’啊,如今广深的设计师八成都是武汉毕业的。”
傅杰说,武汉服装品牌时尚创意较弱,不仅未能成为全国女装中心,昔日知名汉派服装品牌的金字招牌日渐暗淡,首要因素是武汉服装经营者缺乏国际化视野,没有创建品牌的意识和决心。武汉到目前还没有一个在全国真正叫得响的国际品牌,距离时尚之都还有较大的距离。

12月29日,咸阳新兴纺织工业园,随着陈晓明有力摁下食指,咸阳纺织集团一分厂的185台细纱机、络筒机正式调试。咸阳纺织行业从退城入园进入实质性生产。  咸阳是国家“一五”规划的纺织基地。占据陕西十万纺织大军的半壁江山,产值、利税曾超过咸阳工业规模的五成,涌现出赵梦桃、吴桂贤等纺织英模。“进了纺织厂,走路腰包响,头上白帽子,穿的是料子。”1976年进入陕棉八厂工作至今的陈晓明记忆犹新。  然而,进入上世纪九十年代,咸阳纺织陷入谷底,“16户国有企业,设备落后,纺的是坯布,一米只挣几分钱,人均月收入不过千。工人没士气,厂子不景气,日子过得一个比一个艰难。”咸阳纺织集团董事长、总经理康忠民介绍说。  久旱逢甘霖。2011年初,省委省政府决定加快振兴咸阳纺织产业,并连续三年拿出3亿元,支持咸阳纺织业的技术改造。咸阳应声启动新兴纺织工业园和纺织企业搬迁。西北一棉、西北二棉、陕西八方三家企业整合成纺织集团。  规划面积10.83平方公里的纺织工业园,成为企业聚集聚群之地。“通过土地置换,实现退城入园。纺织企业也由原先零散的‘丑小鸭’,换进新笼子加速蜕变‘白天鹅’。”市发改委主任、纺织工业园管委会主任李忠平说,“而旧的‘笼子’——老厂房,用于旧城改造、商业开发和纺织文化公园,从而实现换笼换鸟、齐飞共舞的效果。”  此次融资12.5亿元的升级设备,可使咸阳纺织集团进入世界上5%的技术水平行列,在未来10年间保持国际国内一流。万锭用工200人减到36人,工人工资水平至少提高三成,企业资产负债率可由75.94%降至23%,年净利润可达1.36亿元。  “在设备升级的同时,我们正在研发导电、防水、防污、抗菌、阻燃面料,汽车、医疗、煤炭适产用布,Lyocell天丝、咖啡碳纤维、麻纤维、竹纤维等20多个新品种,以形成现代纺织的完整产业链,真正让咸阳纺织业二次振兴!”康忠民信心满满。  时令接近小寒,工业园6条宽阔的主干道路两旁,塔吊高耸,车辆穿梭,一派热火。员工公寓、供热中心、消防站及汉普顿服装等项目,正有序施工。世界500强之一的新兴际华集团和中棉集团、苏州震纶棉纺集团、经纬纺机等知名纺织企业纷至沓来。  “完成投资26亿元的园区,被授予‘中国纺织产业集群示范基地’称号。这只闪光的‘金丝笼’,不但让‘丑小鸭’变成‘白天鹅’,而且还将孵化出更多金凤凰。”李忠平说。

福建长乐市第十六届人民代表大会第三次会议政府工作报告显示,长乐提出的“十二五”期间打造纺织化纤业千亿集群的目标已经提前实现,截至2013年底长乐规模以上纺织化纤业产值已达1068亿元,占全市工业总产值的63%。福建长乐一直是全国纺织规模增长最快的地区。目前,该地区年产化纤短纤、长丝、混纺纱线近330万吨,锦纶民用丝年产能达60万吨以上,是全国最大的化纤混纺纱生产基地和锦纶民用长丝切片生产基地。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