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设与欧亚经济联盟建设对接合作具有里程碑意义,公司才开始转向自主品牌研发生产

据吉尔吉斯斯坦塔扎别克新闻网12月6日报道,欧亚经济最高理事会会议在俄罗斯圣彼得堡召开,会议决定,2018年5月17日中国与欧亚经济联盟及其成员国签署的《中华人民共和国与欧亚经济联盟经贸合作协定》正式生效。此外,会议还通过了2018年5月17日伊朗与欧亚经济联盟及其成员国签署的建立自由贸易区的临时协议。  2018年5月17日哈萨克斯坦阿斯塔纳经济论坛期间,中国商务部国际贸易谈判代表兼副部长傅自应与欧亚经济委员会执委会主席萨尔基相及欧亚经济联盟(简称“联盟”)各成员国代表共同签署了《中华人民共和国与欧亚经济联盟经贸合作协定》。《协定》范围涵盖海关合作和贸易便利化、知识产权、部门合作以及政府采购等13个章节,包含了电子商务和竞争等新议题。双方同意通过加强合作、信息交换、经验交流等方式,进一步简化通关手续,降低货物贸易成本。《协定》旨在进一步减少非关税贸易壁垒,提高贸易便利化水平,为产业发展营造良好的环境,促进我国与联盟及其成员国经贸关系深入发展,为双方企业和人民带来实惠,为双边经贸合作提供制度性保障。  2015年5月,习近平主席与俄罗斯总统普京在莫斯科签署《关于丝绸之路经济带建设和欧亚经济联盟建设对接合作的联合声明》,宣布启动中国与联盟经贸合作方面的协定谈判。自2016年10月首轮谈判以来,双方通过五轮谈判、三次工作组会和两次部长级磋商,于2017年10月1日顺利实质性结束谈判。  欧亚经济联盟成立于2015年,目前成员国有俄罗斯、哈萨克斯坦、白俄罗斯、吉尔吉斯斯坦和亚美尼亚,均是“一带一路”建设重要合作伙伴。中国与联盟及其成员国经济互补性强,贸易合作潜力大,2017年我与联盟成员国贸易额达1094亿美元。《协定》是我国与联盟首次达成的经贸方面重要制度性安排,标志着中国与联盟及其成员国经贸合作从项目带动进入制度引领的新阶段,对于推动“一带一路”建设与欧亚经济联盟建设对接合作具有里程碑意义。  欧亚经济联盟与“一带一路”建设的对接,使得中国企业对联盟的出口潜力得到进一步发挥,欧亚经济联盟和欧盟边界的物流、仓储和相关服务发展潜力巨大,也将一定程度为中国企业对欧盟出口提供便利。我国出口产品将进一步立足欧亚经济联盟成员国市场,并辐射欧盟及其他独联体国家市场。

当地时间12月1日晚,国家主席习近平应邀同美国总统特朗普在布宜诺斯艾利斯共进晚餐并举行会晤。  随后,国务委员兼外交部长王毅在布宜诺斯艾利斯举行中外记者会,介绍刚刚结束的中美元首会晤情况。王毅说,双方就经贸问题进行的讨论十分积极,富有建设性。两国元首达成共识,停止相互加征新的关税。双方就如何妥善解决存在的分歧和问题提出了一系列建设性方案。中方愿意根据国内市场和人民的需要扩大进口,包括从美国购买适销对路的商品,逐步缓解贸易不平衡问题。双方同意相互开放市场,在中国推进新一轮改革开放进程中使美方的合理关切得到逐步解决。双方工作团队将按照两国元首达成的原则共识,朝着取消所有加征关税的方向,加紧磋商,尽早达成互利双赢的具体协议。  双方都认为上述原则共识意义重大,不仅有效阻止了经贸摩擦的进一步扩大,而且为双方合作共赢开辟了新的前景;不仅有利于中美两国各自的发展和人民的福祉,而且有利于世界经济的稳定增长,符合各国利益。事实证明,中美之间的共同利益大于分歧,合作的需要大于摩擦。只要双方本着相互尊重精神,照顾彼此关切,以平等的态度认真对话,就可以找到合作共赢的解决问题办法。  从今年3月以来,美国针对中国实施的500亿加税清单以及9月的2000亿加税清单中,覆盖了机械装备、电子、汽车以及纺织品、水果、日用品等;中国反制美国的500亿和600亿加税清单中,则几乎覆盖了所有从美国进口的产品。这种贸易对峙对两国均将造成较大影响,从美国方面看,贸易摩擦给美国经济和股市蒙上了阴影;从中国方面看,以纺织行业为例,2018年第二季度以来,纺织企业也进入了一段需求低迷期,尽管美国未对中国纺织后道如家纺产品、服装等加税,但对原料、纱线以及面料的加税给市场带来了诸多不确定性,海外订单处于停滞观望状态。  据上游纺纱企业反映,自美国出台加税清单以来,企业被各种担忧包围,并停止了美棉的采购和清关,一方面影响了生产的连续性和稳定性,一方面也占用了企业大量的资金;一些服装制造商则已经嗅到了贸易摩擦波及的损失,这其中包括部分海外订单的流失。  之前,为最大限度减少损失,很多订单“抢出口”。对于后续走向不确定的担心,使订货商和供货商对2000亿美元之后的商品都保持观望的态度,推迟订货,使明年的生产安排出现困难。不少企业担心美国订单不会再安排到中国市场生产,转移到东南亚国家。特别是一些单一对美国出口的企业,担心会面临“灭顶之灾”。  应该说,12月1日是一个新的开始,对国内各产业也将是抖擞精神、重拾信心的利好信号。  事实上,此前在中美贸易摩擦不断升级的同时,中国一直在推进对外开放,一年内四次主动降低关税;在首届上海进博会上,也充分体现了中国的开放决心和市场魅力。  不过我们也应该注意到,虽然两国元首达成了停止加征新关税的共识,但并没有取消此前双方各自加征的关税,而且停止加征新关税有3个月期限。因此,这意味着,此次中美贸易间是一次是“休战”,而非“终战”。  中方表述提到,双方经贸团队加紧磋商的方向是取消今年以来加征的关税,推动双边经贸关系尽快回到正常轨道,实现双赢;但美方发布的声明意思也很明确:美方原先对2000亿美元中国商品加征的关税,明年1月1日后仍维持在10%,而不是此前宣布的25%;中美双方将在90天内展开谈判,如届时不能达成协议,10%的关税则予以提升。  对此,经济学家、阳光资管首席战略官邱晓华认为,首先,市场的冬天还没有结束,我们依然会面临“爬坡过坎”所遭遇的各种困扰,以及外部变局所带来的困难,双重挑战还在延续。因此企业家们应当看到中国经济眼下的困难期还没有结束,不要盲目乐观,要继续做好过冬的准备。其次,政策、改革和开放的春天正向我们走来。如果这个春天的氛围越来越浓厚,它可能会冲淡市场的严峻,激活市场活力,把市场的潜力释放出来。从这个角度来说,明年上半年可能是困难的一段时间,下半年可能会稍微缓和一点,总体上是一个前低后稳的发展态势。  卓尔控股董事长阎志也表示,从宏观上讲两国的贸易之争暂时得到了缓解,长远地讲我们国家会积极争取让问题得到彻底解决,这对于民营企业来说是一个大好事。今天的共识是一种曙光,未来会越来越好。

世事轮回。当下,外贸和内销的冷热逆转,让青岛许多从1980年代开始就转向外贸出口的纺织服装企业不得不重返国内市场。  但是,转向并不容易。昔日靠人口红利、低价走量带来的高速增长,如今不再有效。倒是长久代工带来的对国内市场的陌生、自主品牌的缺失、产业链条的不完整等短板一一暴露。  由外贸转向内销,青岛纺织服装企业表现得“水土不服”。但就像当年艰难拓展海外市场一样,通过自主品牌打造和智能化转型,他们力图找到新的竞争力。  内外贸逆转  “以前一提到外贸订单,大家的印象都是量大、价格稳定。现在,外贸单不仅数量上不去、价格也不稳定。”青岛一家服装企业负责人张洪宾感叹道。  纺织服装作为劳动密集型产业,主要受制于人工成本。随着国内生产经营成本的提升,国内企业失去了作为加工中心的优势。目前,全球的纺织服装制造正在加速从中国转移到人工成本更低的东南亚等地,而汇率波动、贸易风险也增加了企业接单的顾虑,一直以外贸出口为主的青岛纺织服装业受到巨大冲击。  根据青岛市统计年报,2014年,青岛纺织服装业出口额达到473.6亿元,2015年出口额回落到431.9亿元,同比下降8.8%,此后的2016年、2017年出口额均低于450亿元。海关总署数据显示,2018年前10个月,箱包、服装和鞋类出口金额同比分别下降1.8%、2.8%和6.5%。  除了订单量萎缩,外贸订单的利润也逐渐摊薄。“就内衣来说,国内订单的利润在8%—9%,日本订单只有5%左右的利润,有的甚至没有利润。但是工厂几千号人,为了企业正常运转,目前是不挣钱也要接一些大单。”雪达集团副总经理王显其的话丝毫不夸张。记者了解到,为了节省成本,国际代工企业雪达如今也需要找更廉价的代工,将部分利润率低的订单分流到柬埔寨的工厂进行加工。  国际订单萎缩,国内服装消费能力却在提升,外贸与内销出现反转。然而,外贸型企业在转型中却遭遇“水土不服”。恒尼智造(青岛)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吴佳在采访中表示:青岛服装企业都属于加工型企业,采用大规模生产模式,追求短期见效益,而服装的品牌化运作则是一个长线的发展过程。在行业氛围和资讯上,青岛都无法与专注国内市场多年的纺织服装业重镇相比。  “由于青岛纺织服装业一直走外贸路线,不仅缺少具有全国影响力和知名度的自主品牌,且大规模的生产方式与市场需求严重脱节,设计品质、营销品质等都难以支撑起独立的品牌运作。”王显其说道。  探路自主品牌  创立于1975年,1980年代转向外贸接单,雪达集团是一家典型的外贸型企业。感受到行业的变化,2015年起雪达开始尝试打造自主品牌,先后推出了幼童品牌“婴本”、中童品牌“贝克莱”、成人内衣品牌“咔伦其”。相继引入“Teddy
Bear”和“稻草人”两个国际品牌,并成立品牌事业部,以此提升雪达知名度,带动旗下其他自主品牌的发展。目前,雪达的自主品牌产品占到了公司收入的10%。  近年来掀起的“面料革命”,使青岛在纤维新材料研发上拥有较强优势,并以此带动自主品牌建设取得明显成效。  “双11”期间,青纺联旗下的青岛谷里云仓供应链管理有限责任公司的电商平台上,一款由纤维新材料制成的发热打底衫卖出了上万件,单品销售额达200多万元。相比普通内衣,这件产品的最大卖点是新材料所带来的功能性,轻薄、抗菌、除异味。青纺联是青岛老牌纺织服装业的代表,一直以来都以做纱线原材料生产、国际品牌代工为主,直到2016年,公司才开始转向自主品牌研发生产,谷里云仓的运营总监靳岭表示,能在这么短时间内取得成功,正是基于公司的全产业链优势和在面料研发上的投入。  青纺联的尝试并非个例。恒尼智造和青岛大学合作研发的海藻纤维新材料,在国际范围内首次攻克了海藻纤维在针织服装领域上的应用难题,真正打通了海藻纤维从纤维源头到纺纱、织布、染色、成衣的上下游产业链;雪达集团与美国麻州大学高分子材料应用实验室、青岛大学“纤维新材料与现代纺织”国家重点实验室合作研发石墨烯纤维高科技新产品;即发集团自主研发多种规格的壳聚糖纤维及无纺布、纱线、面料和服装等产品。青岛企业发力新材料、新面料和功能性产品,全力弥补产业链前端研发短板,正在引领针织服装行业新一轮变革。  虽然全力突围,但依然难掩青岛纺织服装在自主品牌创立上的力不从心。“青岛的注册设计师大概有100人左右,这就是青岛全部的设计人才资源。”靳岭认为,设计研发机构向一线城市集中,营销上形成了江浙沪、广深珠等中心,青岛单个企业想要实现突破比较困难。弥补创意设计上的短板,需要由政策推进文化、科技、创意、旅游等多方集聚融合发展,通过创意设计平台的打造,提升城市的整体文化氛围。  引领“小而美”潮流  在打造自主品牌的同时,在制造环节向智能化转型,实现柔性生产和个性化定制,以适应消费者越来越鲜明的个性标榜和审美主张,则是青岛纺织服装企业抢占市场的另一个发力点。  酷特云蓝是服装个性化工业定制的开创者。结合互联网和大数据技术,酷特云蓝成功摸索出个性化工业定制模式,打破了工业化和个性化的生产悖论,能够大规模满足消费者的个性化定制需求。客户通过手机App或门店量体裁衣,需求可以直达工厂,足不出户就能在一周时间内收到一件个人专属服装。  恒尼智造,自1997年创办至今一直专注于国内市场,经历了国内服装品牌的大浪淘沙。它的自主品牌之路与酷特云蓝颇为相似,都是借助智能制造,走柔性生产、个性化定制的路线。  “这些年,青岛服装企业始终处于产品时代和品牌时代之间的价格竞争和半品牌溢价竞争维度,产品利润低、竞争压力大。未来大数据、智能时代背景下的企业一定不是追求规模和体量,而是要结合自身优势和特点,找到适合自己的发展路径。恒尼智造的定位就是要做小而精、优而美、有特点、有特色的新型科技内衣企业。”吴佳表示。在二十一年沉淀基础之上,依托大数据、整合信息流,通过创新升级流程再造,恒尼智造实现了智能驱动个性定制、数据链接柔性智造,并从去年7月起开始接单。如今,个性化定制订单占比达到恒尼智造订单总量的20%,企业计划在三年内全面转向个性化定制生产。  以科技创新为引领、发力纤维新材料的自主品牌之路,补足时尚创意短板,从大规模生产转向柔性智造和个性化订制,青岛纺织服装业能否摆脱原有外贸型企业的桎梏,实现向内销市场的转型?答案只有交给时间。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