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呼伦贝尔蒙古族服装服饰艺术节,由于原料PTA持续走跌

图为呼伦贝尔市旅游发展委员会主任托亚在开幕式上致辞。  中新网呼伦贝尔10月30日电
(张玮
包艳梅)30日,“2018呼伦贝尔蒙古族服装服饰艺术节”在内蒙古自治区呼伦贝尔市开幕,22支代表队以“穿在身上的艺术”传承蒙古族非物质文化遗产。
  图为蒙古族服装服饰大赛现场。  呼伦贝尔地处中俄蒙三国交界,是蒙古民族的发源地。蒙古族、鄂温克族、鄂伦春族、达斡尔族、俄罗斯族等众多少数民族聚居于此,孕育了优秀、丰富的民族历史文化。蒙古族在几千年的繁衍生息中,形成了既有文化的普适性又有特殊性的不同部落。2014年,蒙古族服饰被列入《第四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项目名录》。  记者了解到,本次艺术节将举办呼伦贝尔少数民族服装服饰大赛、民族服装服饰展演等多场次系列活动。共有来自22支代表队的293人携350余套服装参加比赛。赛事设立传统蒙古族服装、蒙古族服装服饰现代职业装、蒙古族服装服饰现代礼服、蒙古族服饰元素学生装、蒙古族服饰元素休闲装等比赛项目。  “90后”布里亚特蒙古族服装设计师布其德告诉记者:“呼伦贝尔聚居的蒙古族部落主要以巴尔虎部落和布里亚特部落、厄鲁特部落为主,其服饰因其部落的审美特殊性,反映在服饰上则呈现出不同的风格。这次我带领着我的儿童服饰队参赛,希望文化传承从孩子抓起。”
  图为蒙古族传统服装服饰展示。  《内蒙古自治区28个部落蒙古族服饰地方标准》项目负责人兰英介绍道,蒙古民族服装服饰传统手工艺传承完整有序,民族服装服饰极具地区特色,不仅具有深厚的民族文化底蕴,而且具有良好的展示条件,较强的观赏性,容易形成强烈的视觉冲击力。  “通过参加蒙古族服装服饰艺术节,希望让更多人深入了解了蒙古族悠久浓厚的服饰文化,带动蒙古族服装服饰的研发、加工生产和穿着普及。”蒙古族参赛选手高娃如是说。
  图为蒙古族各部落服装服饰展演。  呼伦贝尔市旅游发展委员会主任托亚表示,呼伦贝尔蒙古族服装服饰艺术节将进一步挖掘和弘扬蒙古族服装服饰文化,丰富呼伦贝尔旅游商品的文化内涵,全面提升呼伦贝尔旅游整体形象。

25日江浙聚酯工厂的价格再度下调。  桐乡方向:桐昆一工厂涤丝POY多跌200-250;湖州一工厂跌一两百;  江苏方向:一工厂涤丝POY和DTY细旦跌两百;另一工厂直纺涤短部分报价下调;吴江一工厂FDY跌200;太仓一工厂涤丝POY跌2-3百;无锡一工厂FDY报稳;  绍兴方向:绍兴一工厂FDY昨天多补跌百元,今稳;另一工厂FDY跌一百;  萧山方向:一大厂PTA内外盘现货挂牌价下调;另一工厂POY跌200;一工厂DTY跌100-150;  面对当前的聚酯市场,真正让化纤企业和纺织贸易商们担心和紧张的,并不是短期双十一市场订单的全线下降,而是接下来阶段性熊市的来临:  股市经济一蹶不振,油价涨势戛然而止,连顶端都实在不配合  国庆假期期间,美元美债轮番施压,新兴市场国家资本市场承压,股汇双杀,陷入风雨飘摇之中。而持续到现在,此次由美股领跌的行情,很快蔓延至全世界所有证券市场,全球股市依旧在走着下坡路。  美股24日晚再次惨遭血洗!  道指暴跌600点,标普跌超3%,双双回吐年内全部涨幅,纳指重挫4.4%创七年以来最大单日跌幅,曾经风光无限的科技股几乎全线重创,而对于全球经济增长及企业业绩的担忧更是在本月推动了股市加速下跌。另一方面,亚太股市紧随其后全线重挫。英国金融时报直言,经济周期中最好的日子感觉已经走到头了。  与此同时,近日来国际油价持续走跌,美布两油纷纷大跌。因沙特记者失踪案持续发酵,土耳其总统发言,再加上沙特能源部长表态称将不会向西方实施石油禁运,并表示沙特有能力在不到三个月的时间内达到1200万桶/日的原油产量。此外近期全球经济有所弱化的状况也一定程度上降低了市场的需求预期,进而施压油价。据市场显示,目前市场对油价的看涨情绪逐步消散。  原油遭遇黑天鹅,一定程度利空近期的纺织市场。  PX—PTA随大流,未来或还将跌跌不休  据期货日报分析,前期聚酯工厂停车检修,装置开工下滑,PTA进入累库阶段,现货从接近9000元/吨的高位回落。在此期间,PX价格较为坚挺,长期徘徊在1300—1400美元/吨,PTA加工费从2200元/吨一路压缩至600元/吨不到,继续下挫的空间有限。  目前亚洲PX产能为4746万吨,上周五开工率为81.1%。按照当前的产品价格计算,成本最高的是MX制PX,接近1079美元/吨,成本最低的还是一体化装置,成本907美元/吨。  2019年,国内PX计划投产装置有恒逸石化150万吨、浙江石化400万吨、恒力石化450万吨,这些新增产能合计接近1000万吨。亚洲PX产能增速将达到20%,而需求端并没有新增产能,这必然会对成本较高的非一体化装置的PX企业产生较大冲击。  我们预期,在PX如期投产后,假定不考虑短期冲击因素以及原油变动的话,PX均衡价格应该在900—1100美元/吨之间。当前PX价格在1300美元/吨左右,下行空间接近200美元/吨,折合人民币1400元/吨。  按照0.66吨PX生产1吨PTA计算,PTA的成本端依然有900元/吨左右的下降空间。假定PTA未来供需与当前的水平接近,远期PTA现货参考价位在6200元/吨左右。  价格谈不拢,产销连续性差,聚酯—织造不买账了!  9月作为验证旺季需求兑现的时间节点,需求并没有好的表现,大量聚酯装置因为成本高昂,接单困难转而停车减产,甚至卖掉原料。国庆节前后,尽管利润恢复,开工率上行,但聚酯产品的产销依然表现低迷。  截止当前,聚酯平均负荷维持81.81%(目前聚酯产能升至5505万吨),较上周上升了三个百分点,由于原料PTA持续走跌,聚酯产品利润得到恢复,但库存压力明显,国庆节期间江浙织机开机率有所回升,但从实际考察的结果来看,短期的需求好转不具备持续性。有些订单已经被提前透支,新增订单的量表现一般,终端需求持续低迷,使得市场担忧情绪加重,坯布新订单价格迟迟不能谈拢,涤丝被迫降价。  目前聚酯-织造端普遍面临的问题是新订单接单并不顺畅。展望后市,我们预计,由于前期需求透支,这种短期反弹难以持续。  迎来秋后算账,市场正为前期狂欢买单!  对于近期市场来说,无论是上游还是下游,都面临着艰难的抉择。这次市场长时间走弱究竟会对市场产生什么影响,大家都未能有明确方向指引。  小编觉得,即使现今逐利为王,市场还是要遵循老一辈留下来的规律。虽然个别还叫嚣着:别慌,是技术性下跌,需求还是存在着的,但这长时间的下跌也或多或少影响到了需求方对于后市的预期,加之市场近期的低迷和各利空方打出了意料之外的下跌空间,越来越多的企业对购原料开始趋于理性,信心没了!  另外,前期市场淡季非理性的操作也在秋后迎来了清算!“雪崩时,没有一片雪花觉得自己有责任”。有谁会承认自己在是次大涨大跌行情中实际充当了推波助澜的角色呢?但在经历了骇浪之后,每一个市场参与者,除了抱怨市场机制的不公、管理层监管的缺失、“恶意”做多者“缺乏道德的血液”之外,难道就不应该反思自己的行为?  更重要的是,在今后的操作中始终保持一份警醒:当狂欢之际,空头就在身边,或许就是你自己!

——突破行业掣肘→做强区域品牌→提升价值链条  上万台织机高速运转,伴随着富有韵律的轰鸣声,细长的纱线横竖交织,化身为一块块工整的面料。经打包整理后,这些面料很快就被货车运往以纯、李维斯、ZARA、优衣库等国内外知名服装企业。在西樵山下,这样繁忙的景象每天都在上演。  西樵是珠三角乃至全国近代纺织工业的发源地。在早期工业化的浪潮中,西樵人率先用机器传承纺织技艺,开发出备受追捧的产品,在中国纺织面料领域独领风骚。而在传统纺织服装行业遭遇瓶颈的当下,西樵人更是因势利导,主动践行“品牌”“创新”等发展新理念,推动西樵纺织从中间产品迈向高附加值领域。得益于此,西樵纺织面料历经百年风雨仍傲然挺立,成为南海打造全国梭织面料产业知名品牌创建示范区的有力支撑。  繁荣渐远迷思迫近  今年3月,原国家质检总局发文,批准南海筹建全国梭织面料产业知名品牌创建示范区。消息传来后,西樵镇全体纺织从业者为之一振。“我们太需要一个片区、一个群体发挥示范作用了。”南海区纺织行业协会会长莫柏源感慨。  作为南海的主打产业之一,西樵纺织已走过上百年的风风雨雨。自1873年陈启沅创办继昌隆缫丝厂以来,西樵纺织业乘着工业革命的浪潮加速腾飞。到上世纪80年代,西樵逐渐形成“千家厂、千家店、万台机、亿米布”的产销规模。发展至今,西樵已集聚超850家面料企业和近6万从业人员,全镇纺织面料年均产量超过40亿米,占全国总量十分之一。“中国面料名镇”“纺织之乡”等称号,是外界对西樵纺织实力的最佳赞誉。  然而,光环难以掩盖产业背后的隐忧。迈入21世纪后,作为劳动密集型产业的纺织业遭遇“霜冻期”。一方面,随着产能过剩和劳动力成本上升,梭织面料的利润空间越来越小。莫柏源坦言,如今西樵面料产量比十年前增加了三倍,但平均利润却从15%~20%降低到8%,有些企业扣除人力等成本后甚至不到4.5%。  不仅如此,随着消费需求走向“求新、求美、求时髦”,面料品类的生命周期越来越短,这让西樵纺织企业面临着极大的研发压力。莫柏源举例,过去西樵凭借一款仿毛料就能独领风骚20多年,而现在一款面料的生命力只有三四年,有些甚至只能“活”一个季度。  当西樵纺织囿于劳动力、土地、环境等问题举步不前时,国内的其他纺织产业集群却快速腾飞。其中,江浙一带的丝麻产品后来居上,如今仅浙江绍兴的面料产量就占据了全国总量的50%。而放眼全球,东南亚等区域更是具有压倒性的成本优势。  内忧外患交织,西樵的政企深知,再不改变就要面临淘汰出局的命运了。  突围制胜引凤来栖  面对变幻莫测的时代环境,当地政企一致认为,西樵急需打造一个高端示范区,让优质纺织企业引领同行突围制胜。  2003年,该镇立足西樵科技工业园原有基础,打造了纺织产业基地,并先后引入纺织、纺织机械和服装等领域的90家企业。依托这一基地,西樵先后向制约纺织产业发展的环保、技术创新等问题“开枪”。  2005年,西樵镇政府在纺织产业示范基地强势推行统一供水、统一供电、统一污水处理的“三统一”工程,使园区逐步实现污水、废气零排放,全面推进循环经济。得益于此,西樵纺织产业基地成功通过ISO14001环境体系认证,并于2013年被认定为“广东省绿色升级示范工业园区”。  在环保方面的先行先试,不仅增强了当地企业的发展信心,更引来了“金凤凰”。2008年,由于看好西樵的环保服务,致兴纺织从增城新塘来到西樵安家,成为当地规模最大、产值最高的纺织企业。在西樵镇镇长关海权看来,如果没有建立示范基地和推行“三统一”,西樵纺织不仅无法磁聚致兴纺织这样的优质企业,还可能在环保等压力的夹击下陨落。  在破解环境污染这一难题之余,西樵还通过技术改造提升纺织产业的竞争力。仅在2008年~2015年间,西樵纺织产业技改投入就达到了22.4亿元。  随着产业复苏,西樵政企开始思考如何进一步打开本土梭织面料的知名度。“纺织行业的品牌意识不足,很多企业认为梭织面料是中间产品,不需要创品牌。”但关海权却认为,随着行业竞争日趋激烈,品牌将成为产业突围制胜的“杀手锏”。为此,西樵在2014年注册了“西樵面料”集体商标。近年来,西樵纺织企业还频频抱团出征国内外的面料展会,并通过西樵品牌面料巡展对接优质客户。  为产业转型所做的努力,最终为西樵纺织赢得了更大的发展平台。2017年,乘着全国建设知名品牌示范区的浪潮,南海依托西樵纺织申请筹建“全国梭织面料产业知名品牌创建示范区”。仅过了一年,南海就拿到了筹建示范区的资格。  标准引领打响品牌  最近几个月,西樵纺织人一直在为示范区筹建事宜忙碌奔波。“示范区已经进入规划阶段了。”西樵镇相关负责人透露,西樵将从优化产业链、加强科技创新力度、加强环保治理和强化区域品牌建设等方面着手,推进创建示范区建设,力争在2020年实现南海梭织面料产业总产值超200亿元,国内外市场占有率大幅提升。  挥别以往制造中间产品的模式,西樵瞄准终端消费品,引入了一批中游和上游企业,初步形成了全产业链雏形。“无纺布等卫生用品产业是我们的招商重点。”关海权说,接下来将围绕该领域加强资源整合和招商,力争三年内产值超过或者达到50亿元。  为了提升产品附加值,西樵镇还在今年引入了国际轻纺城项目,拟打造纺织服装全产业链智能化综合一体化平台,形成品牌总部基地、纺织检测中心、纺织面料交易中心、成衣批发交易中心、原创设计师MALL、纺织博物馆、金融信息服务平台和纺织交易平台等产业配套载体。截至目前,该项目已进入规划设计阶段,一期工程将投入40亿元进行建设。  行业发展离不开标准体系的支撑。过去,由于缺乏统一标准,纺织企业的产品质量参差不齐,制约了区域品牌的发展。2017年,南海区纺织行业协会联合示范区骨干企业及相关科研机构,制定了《机织衬衫用面料》、《机织牛仔服装用面料》、《机织西服用面料》、《机织休闲服装用面料》四份团体标准,为本土企业的发展提供了指引。  西樵镇相关负责人表示,接下来还将结合示范区创建要求,从集体商标使用、环保排放标准、成品布验收等方面制定新的团体标准,以进一步弥补国内梭织面料行业的空白,增强西樵纺织的主导权与话语权。  示范区名片  全国梭织面料产业知名品牌创建示范区  创建时间:2018年3月批准筹建全国梭织面料产业知名品牌创建示范区  品牌估值:2016年区域品牌“西樵面料”以27.67亿元的品牌价值跻身全国区域品牌100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