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大力度推动自贸试验区改革开放创新,加大品种试验示范力度

10月29日,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从环境部获悉,第二批中央生态环境保护督察“回头看”将在近日全面启动。  已组建的5个督察组将对山西、辽宁、吉林、安徽、山东、湖北、湖南、四川、贵州、陕西等省份开展“回头看”督察进驻工作。据悉,与第一批“回头看”一样,“一刀切”等问题仍是重点督察对象之一。  今年两会期间,环境部部长李干杰曾表示,“一刀切”指的是不分青红皂白,不分是否违法还是合法,一竿子打下去,一律进行关停的做法,“绝不允许这样的乱作为来损害影响我们的中央环保督察的大局”。  为此,环境部在5月底,赶在第一批“回头看”前,制定《禁止环保“一刀切”工作意见》;8月底,又印发文件将严格禁止“一刀切”纳入深化环保领域“放管服”改革的重要内容。  10月26日至27日于京召开的2018年全国生态环境系统改革工作座谈会上,李干杰称,环境部将出台一个更加详尽的坚决禁止环保“一刀切”的文件,组织两个环保“一刀切”专项检查,查处通报一些典型案例,来推进禁止环保“一刀切”工作。  “一刀切”实际是不作为  “一些地方出现的环保‘一刀切’问题,既损害了党和国家形象和合法合规企业权益、给人民群众生产生活带来不便,也违背生态环境保护工作的初心和使命,更对生态环境保护工作造成了干扰,必须态度鲜明、坚决反对,严格禁止。”李干杰在2018年全国生态环境系统改革工作座谈会上说。  10月29日,北京师范大学环境学院教授毛显强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一刀切”现象出现,一方面反映出环境压力向地方传导,但另一方面也说明这种传导太快,地方为节省行政成本采取了简单粗暴的做法。“这种极端作为,实际上是不作为,掩盖了真正的问题。”毛显强说。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梳理中央环保督察情况发现,环保“一刀切”现象,多发生在工程施工、生活服务业、养殖业、地方特色产业、工业园区及企业、采砂采石采矿、城市管理、“调峰调控”等行业和领域。  地方为应付督察,采取“一律关停”、“先停再说”、督察期间停工停业停产督察后故态复萌等敷衍做法。例如,环境部10月22日通报,在第一批中央环保督察“回头看”中,督察组发现,云南瑞丽市2016年在查办违法开采砂石举报案件时,以“一刀切”方式关停所有砂石场,后又违规批准部分未取得合法手续的砂石场恢复生产;此次“回头看”时,再次采取“一刀切”临时关停措施。  今年8月国务院大督查发现,陕西彬州市涉嫌违规设立三处“治污降霾车辆冲洗站”。对此,环境部经现场督查后发布通报称,这是“假治污、真收费”,对过路车辆不论是否干净、有无必要、是否有效、是否损害,一律要求冲洗,搞“一刀切”;运营单位及人员冲洗操作敷衍应对,5秒钟即完成一台车辆的冲洗,以治污降霾之名行强制收费之实。不仅没有产生治污降霾效果,而且严重干扰了打好污染防治攻坚战工作。  往年京津冀及周边地区秋冬季大气污染防治攻坚期间,不少城市发布“停工令”,城市建成区一律停止土石方作业,为期三至五个月不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曾走访“2+26”传输通道城市发现,有地方在采暖季停止地铁项目施工,以至于地铁未能按期通车。  环境部环境与经济政策研究中心主任吴舜泽、副研究员黄德生今年9月撰文称,地方环保“一刀切”主要包括五类具体情形:平时不作为,临时抱佛脚,突击整改“一刀切”;责任不落实,“掩耳盗铃”式停业,逃避问责;难题不解决,披上“环保”外衣,借题发挥乱作为;标准不明确,以点概面,连带打击;施策不科学,不分类指导,要求不切实际。  该文指出,凡此种种“一刀切”行为,本质上都是生态环保领域典型的形式主义和官僚主义,是懒政、惰政、怠政、庸政的表现。  多地错峰生产摒弃“一刀切”  那么,该如何禁止“一刀切”现象出现?  李干杰表示,针对污染防治的重点领域、重点区域、重点时段和重点任务,按照污染排放绩效和环境管理实际需要,科学制定实施管控措施。  例如对于符合生态环境保护要求的企业,不得采取集中停产整治措施。对工程施工、生活服务业、养殖业、特色产业、工业园区以及城市管理等重点行业和领域,要出台细化防止“一刀切”的有效措施,及时向社会发布公告。  10月29日,复旦大学环境经济研究中心副主任李志青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分析,“一刀切”从环境经济角度来讲,是一种不管企业排放效率,采取一样的整治措施的做法。  他建议,应严格执行统一的标准,以从源头上堵住污染。采取环境税、绿色金融等基于市场的环境经济政策手段,识别出不同效率的企业,有针对性地提高企业的排放效率。  在中央的要求之下,地方纷纷出台了禁止环保“一刀切”的相关政策,包括河北、江苏、重庆、陕西等多个省份。  陕西10月27日出台的《关于严格规范生态环境保护领域行政行为的指导意见》,从工程施工、生活服务业、养殖业、特色产业、工业园区、采石采砂采矿、城市管理、“散乱污”、“调峰调控”等9个方面,严禁各地各部门在环保督察整改中实施“一刀切”。例如,小微企业只要达标排放应当支持发展,不产生污染的企业不得列入“散乱污”。  在“调峰调控”这一具体领域,河北、江苏、天津、唐山、邯郸、郑州、临汾等地都将在今年秋冬采暖季期间施行差异化错峰生产方案,摒弃了以往“一律限产50%”等做法。  10月26日,天津市环保局大气处处长杨勇在该局新闻发布会上称,今年天津环保局对战略性新兴产业、环保领军企业、不涉及大气污染物排放的工序,不错峰;错峰行业由去年的16个调整为14个,对使用天然气、电力等清洁能源的建材、铸造等行业不予限产;根据绩效评价测算,停限产企业由去年393家调整为预计不超过50家,对装备水平先进、环保水平高的企业,少限产或不限产。  河北省近日印发的《关于进一步降低成本减轻负担促进实体经济企业发展的若干意见》也提出,对钢铁、焦化、电力三个行业中超低排放企业、环保“领跑者”企业、战略性新兴产业企业免于错峰生产,对环保达标、手续完备、产品市场好的企业不予停产。

为探索适合喀左县种植棉花新品种及配套栽培技术模式,充分发挥棉花增产优势,提高棉花质量和棉花效益,加大品种试验示范力度,2018年,辽宁省喀左县农业技术推广站承担辽宁省经济作物研究所棉花区域试验、新品种生产试验、示范项目。项目基地落实在尤杖子乡尤杖子村,面积50亩,按照此项试验示范实施方案,县农业技术推广站在从播种到收获的各个环节都做了具体安排、实施指导,结合喀左县的各种生产条件对试验基地进行科学管理,根据苗情、天气情况适时进行化学调控,生物防控等措施,样田长势较好。  不久前,辽宁省作物研究所、辽宁省种子管理局、省农业科学院等专家来实地测产,辽棉23平均亩产416公斤,专家们对喀左棉花示范田的规划、管理给予充分肯定,无论是区域试验、生产试验、高产田,各品种在密度、株高、抗病性、抗倒伏能力、丰产性等都表现出他们自身的优缺点。为棉花新品种的审定推广提供科学依据。

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日前对自由贸易试验区建设作出重要指示指出,建设自由贸易试验区是党中央在新时代推进改革开放的一项战略举措,在我国改革开放进程中具有里程碑意义。5年来,各自由贸易试验区认真贯彻党中央决策部署,锐意进取,勇于突破,工作取得重大进展,一大批制度创新成果推广至全国,发挥全面深化改革的试验田作用。  习近平强调,面向未来,要在深入总结评估的基础上,继续解放思想、积极探索,加强统筹谋划和改革创新,不断提高自由贸易试验区发展水平,形成更多可复制可推广的制度创新成果,把自由贸易试验区建设成为新时代改革开放的新高地,为实现“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贡献更大力量。  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作出批示指出,5年来,有关地方和部门密切配合,推动自贸试验区在改革开放的“深水区”积极探索创新,勇于攻坚克难,在多方面取得重大进展,成绩应予充分肯定。望以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为指导,认真贯彻党中央、国务院决策部署,坚持新发展理念,更大力度推动自贸试验区改革开放创新。要着眼解决深层次矛盾和结构性问题,强化改革统筹谋划和系统集成,继续狠抓制度创新,加快形成发展和竞争新优势。积累更多可在更大范围乃至全国复制推广的经验,进一步发挥改革开放“排头兵”的示范引领作用。  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国务院副总理韩正24日出席自由贸易试验区建设5周年座谈会并讲话。韩正表示,建设自贸试验区是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在新形势下全面深化改革、扩大对外开放的一项战略举措。5年来,在党中央、国务院坚强领导下,有关地区和部门共同努力,自贸试验区建设取得重大进展。要以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为指导,认真贯彻党中央、国务院决策部署,继续解放思想、提高认识,牢牢把握制度创新这个核心,进一步推动自贸试验区改革开放和高质量发展。  韩正强调,自贸试验区是国家的试验田,不是地方的自留地,要一切服从服务于国家战略进行探索和试验。自贸试验区是制度创新的高地,不是优惠政策的洼地,要紧紧依靠制度创新激发市场活力。自贸试验区是“种苗圃”,不是“栽盆景”,要加快形成更多可复制可推广的制度创新成果。自贸试验区是“首创性”的探索,不是简单优化程序,要坚持大胆试、大胆闯、自主改,彰显改革开放试验田标杆示范带动引领作用。  韩正要求,有关地区和部门要认真贯彻落实习近平总书记重要指示精神,突出重点领域和关键环节,做好自贸试验区各项工作。要加快转变政府职能,扎实推进“证照分离”改革,深化负面清单制度改革,推进贸易监管制度创新,加强改革系统集成。要紧密团结在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周围,增强“四个意识”,坚定“四个自信”,奋力开创自贸试验区建设新局面,为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作出新的贡献。  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国务院副总理胡春华出席会议并讲话。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上海市委书记李强出席会议。国务院推进政府职能转变和“放管服”改革协调小组成员单位、国务院自由贸易试验区工作部际联席会议成员单位、中央有关部门、12个自由贸易试验区所在省市和自由贸易试验区管理机构负责同志参加会议。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