赛事也是户外运动纺织产业的深度融合平台,品牌江苏、时尚江苏

8月31日上午,中国纺织户外运动联盟成立暨2018中国纺织精英戈壁徒步挑战赛新闻发布会成功举办,该联盟由中国纺织信息中心发起与指导,未来将搭建中国纺织户外运动领域的沟通渠道与合作平台,打造行业户外运动精英
‘运动+’商业互动合作模式,促进多产业跨界融合和产业链上下游的合作共赢。据2016年底国家体育总局发布的“水、陆、空”户外运动发展规划中,到2020年,中国户外运动市场总规模要达到9000亿元。面对如此庞大而诱人的蛋糕,中国的纺织户外用品产业是否能够享受到持续的红利,一路走高,事实并非如此。据近两年来的中国户外用品消费数据比对,尽管户外运动发展迅猛,但由于实体零售业的下滑,全行业增速放缓,企业间竞争加剧,在一番高飞猛进过后,中国的户外用品市场也开始面临消费转型,产业升级的重大机遇期。“这种理性的放缓,给我们更多反思和调整,在看清自己的同时,迫切的想站在更高的平台,以更广阔的视角来提高自身并预测行业的未来”。一位受访的户外品牌负责人如说是。时代在变,市场在变,行业在变,处于变局中的中国户外运动产业链各节点的企业家的想法与渴求亦随之而变。就在2018年夏天,随着一个因需而生的联盟——中国纺织户外运动联盟的成立,行业、企业的迫切诉求也随之找到了一个契合的接口。户外运动联盟向阳而生据亚马逊中国发布的2017中国运动消费地图数据显示,户外运动已经成为新的网购消费增长点,并主要呈现出三大消费趋势:户外装备轻量化概念受推崇;户外消费向国际化和专业化进阶;智能化引领户外运动新风尚。互联网时代,户外的概念也不再是远离城市的高山和大川。在近两年举行的亚洲运动用品与时尚展上,“城市户外风”甚至大有压过专业产品的势头。“户外装备正在向城市和轻度运动转型,追求的是功能性和时尚相结合。”一位国际知名户外品牌设计总监谈及产品趋势时,给出了如此的方向。与国际户外用品标准相比,国内的国家及行业标准多集中在产品本身方面,而国外标准则集中在产品的功能性和安全性方面,更加倾向于符合消费者的需求,行业标准的缺失。为了满足大众对户外运动产品高品质、高精细化、高专业化的要求,推动中国户外运动纺织产业链多元化发展,加快户外运动产业创新。在中国纺织工业联合会的指导下,2018年,中国纺织信息中心发起成立中国纺织户外运动联盟。谈及联盟的定位,中国纺织信息中心主任乔艳津表示:“联盟将搭建中国纺织户外运动领域的沟通渠道与合作平台,打造行业户外运动精英
‘运动+’商业互动合作模式,促进多产业跨界融合和产业链上下游的合作共赢。”如今的运动消费品已从匮乏时期,有什么用什么,生产什么用什么,到如今消费者对运动需求和认知不断提升,开始追求运动的多样化、专业化和细分化,而这便催生和强化了更多细分和专业市场。
肩负着行业健康发展平台的重任的中国纺织户外运动联盟,其未来工作的主攻方向,也成为业界关注的焦点。面对记者疑问,中国纺织信息中心主任乔艳津给出了如此的解析:“未来,联盟将以户外运动纺织品为中心,通过组织运动赛事、举办流行趋势讲座、开展标准及检测服务等促进交流与合作,宣传推广户外纺织产品,搭建供应链上下游的产需对接,推动中国户外运动纺织品的发展。同时,联盟的成立将促进纺织服装产业与科技产业、文化产业、时尚产业、旅游产业、健康产业、金融产业等的跨界融合,为中国纺织界营造更加绿色、更加健康的生活方式,塑造全新的户外运动生态圈。”以赛事为纽带
徒步新丝路在当今市场经济的开放大潮中,合作共赢是创新发展的前提,行业产业链上下游及各产业集群间的融合共进是中国纺织产业发展的重要方向。中国纺织精英在引领国内纺织服装行业全球化发展中扮演着重要角色,持续秉承融合共进的精神,共同分享发展成果、迎接新的发展机遇、担当新的历史责任,通过相互学习、融合创新,促进资源共享,切实推进纺织产业健康、可持续发展。古丝绸之路打开了各国友好交往的新窗口,书写了人类发展进步的新篇章。新背景下,中国提出“一带一路”倡议,得到国际社会的广泛认同与积极参与,也为世界经济的合作与发展勾画了新蓝图、搭建起新平台。习近平总书记在“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上指出,“要坚持创新驱动发展,建设21世纪的数字丝绸之路,要促进科技同产业、科技同金融深度融合,要践行绿色发展新理念,共同实现2030年可持续发展目标。”为了深入贯彻落实习近平总书记在“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上的重要讲话精神,坚持共商、共建、共享的原则,搭建中国纺织精英的沟通交流平台,切实推进纺织行业合作与发展,中国纺织精英戈壁挑战赛暨中国八闽商界精英丝路戈壁徒步挑战赛应运而生。
赛事由中国纺织信息中心、福建省徒步运动协会指导,福建智程旅游文化发展有限公司、泉州海丝户外运动俱乐部主办,敦煌市大漠探险执行。在8月31日,赛事启动发布会在河南西平于第十一届全球纺织服装供应链大会期间举行。中国纺织信息中心主任乔艳津,中国纺织信息中心副主任李波,中国纺织信息中心产业创新办主任周长年,福建省徒步运动协会会长陈琼,泉州海丝户外运动俱乐部常务副会长、乐登户外集团副总裁陈振峰,福建智程旅游文化发展有限公司总经理马成,戈壁徒步挑战赛代言人“新疆最帅爷爷”赵建军,以及来自活动参与各方的嘉宾、国内外纺织行业企业家,新闻媒体人百余人共同见证了赛事的强势启动。作为世界四大文化体系汇流的地方,敦煌的历史,是个延续千年的梦。莫高窟、月牙泉,向世人展示着敦煌广漠的风情和永远的经典。纵马戈壁,所谓“西出阳关无故人”,“春风不度玉门关”,两关故址仍在敦煌郊外。从本次赛事的赛程路线设置上,人们不难发现主办方的用心与诚意满满:自敦煌古城起始,于阳关收官,这条总长88公里的线路集自然风景与历史人文为一体,可谓戈壁之精华。而更为难得是作为中国纺织户外运动联盟成立后的首秀,在其创立之初,就把体育赛事与文化产业、时尚产业、旅游产业、健康产业等领域与纺织服装产业进行了跨界的融合,这不仅是体育赛事在大文旅产业体系的一次实践,更为纺织服装产业未来的“无界融合”注入了新的活力和发展机遇。发展体育产业能够促进全民健身、推动经济发展与社会进步,这也正是体育产业在积淀文化价值的同时成就的文明魅力。汇聚全产业链资源
开启深度寻根之旅据主办方介绍,2018中国纺织精英戈壁徒步挑战赛将从10月10日至14日结束,分为丝路文化探寻、出征仪式、戈壁挑战、庆功晚宴等环节,以轻负重徒步越野形式,每天徒步
20-30 公里,途径戈壁、沙漠、湿地、雅丹、
盐碱地等地貌,当天抵达计划终点后在固定地点扎帐宿营。
中国纺织信息中心副主任李波看来,戈壁挑战赛不仅为企业家们提供了一个挑战极限、超越自我的机会,也是“一带一路”精神文化的深度寻根之旅,为行业精英们打开了一种全新的、健康的、可持续的生活方式。其次,赛事也是一次独特的领导力管理课程,通过赛事全程四天四晚的深度交流,重新认知和审视自己和团队,打造企业向心力和核心竞争力,提升品牌价值。再次,赛事也是户外运动纺织产业的深度融合平台,通过赛事聚集行业精英,完善产业价值供应链,促进产业的融合发展。据中国纺织户外运动联盟秘书长周长年介绍,该联盟以户外运动产品为载体,整合助剂、原材料、印染、织造、服务、服装、检测、消费者等全产业链优势资源,打造全产业链的资源融合交流平台。如此的定位,也让赛事不仅是体力角逐,也是一场产业链上下游思想碰撞的盛宴。据介绍,本次参与赛事的300余位代表将来自原材料、染整、织造、服装加工、品牌等户外运动纺织产业不同环节。
划开云路冲斗牛,通过身体与意志的磨练,中国纺织服装精英们将深入感悟历代先贤踏步西行、打通亚欧大陆的开拓精神,通过静思过往,定见未来,践行中国新一代纺织服装精英的领袖风采。链接:中国纺织户外运动联盟,最权威的纺织户外运动平台,汇聚中国纺织精英。旨在搭建中国纺织户外运动领域的高效沟通与深度合作平台,推动中国户外运动纺织领域产业链上下游间的合作共赢,塑造全新的户外运动生态圈,促进多产业跨界融合。链接:中国纺织户外运动联盟,最权威的纺织户外运动平台,汇聚中国纺织精英。旨在搭建中国纺织户外运动领域的高效沟通与深度合作平台,推动中国户外运动纺织领域产业链上下游间的合作共赢,塑造全新的户外运动生态圈,促进多产业跨界融合。关注“中国纺织户外运动联盟”官方微信了解更多赛事信息

近日,记者从第二十届江苏国际服装节新闻发布会上获悉,第二十届江苏国际服装节将于2018年9月7~9日在南京国际博览中心举办。二十年来,江苏国际服装节坚持“品牌江苏、时尚江苏”的主旨思想,锲而不舍地探索,取得了令人瞩目的成绩。据悉,第二十届江苏国际服装节将继续深化主题,由“第二十届中国江苏国际服装·家纺·面料博览会”、“2018江苏时尚创意周”和“系列活动”三大部分组成。
1998年,在我国会展经济的起步阶段,由江苏省人民政府报国务院批准,举办江苏国际服装节。弹指一挥间,江苏国际服装节(以下简称“服装节”)走过了二十年。服装节的成功举办,促进了江苏会展经济的快速发展,为江苏纺织服装行业搭建了一个产业合作、品牌成长、时尚发布和国际交流的平台。
往届展会现场♚二十年风雨兼程,塑江苏品牌之路回顾服装节走过的二十年,是我国经济迅猛发展的二十年,是国家改革开放发展最迅速的二十年,也是江苏纺织服装行业高速发展的二十年。在此次新闻发布会上,江苏省纺织工业协会会长谢明通过一组数据介绍了江苏省纺织服装业这二十年的发展概况。1998年刚举办服装节时,纺织产业实现主营业务收入1611.28亿元,2017年实现主营业务收入15647.6亿元,二十年时间增长将近十倍;利润方面,1998年利润总额18.76亿元,2017年利润总额为932.8亿元;出口方面同样大幅度增长,1999年出口额为56.82亿美元,2017年出口额为489.67亿美元。纺织服装业作为江苏的传统支柱产业、重要的民生产业和国际竞争优势明显的产业,在江苏经济社会发展中起到了重要的作用。江苏省纺织工业协会副会长韩平也表示,近年来江苏纺织服装业稳中有进,“走出去”战略、产业转型升级全面推进,行业整体素质明显提高,品牌建设初见成效。
二十年的不懈努力,让江苏成为了一个自主品牌大省,涌现了一大批在全国具有影响力的大企业、大品牌、知名企业家、知名设计师。江苏国际服装节也成长为江苏省的品牌展会、中国纺织服装行业的十大展会之一,在推动行业经济发展、加快自主品牌和集群品牌建设,提升江苏时尚地位、扩大区域影响力等方面做出了突出的贡献。二十年来,江苏国际服装节走出了一大批在全国有影响力的品牌。不仅包括波司登、海澜之家、红豆、黑牡丹集团、雅鹿、阳光等国内知名品牌,还涌现出妖精的口袋、维格娜丝、阿斯顿、灌云千秀服饰有限公司旗下品牌柔情天使、常州普嘉服饰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旗下品牌美勒贝尔、苏州天顺制衣有限公司旗下品牌TELAST特雷斯塔、MAAMCHEE缦秋等一批“新生代”品牌,不断地开拓市场,创造辉煌。二十年来,江苏省拥有了属于自己的时尚创意周。连续举办十八届的江苏时尚创意周,期间成功举办五届设计师大赛,培养出大批江苏十佳服装设计师和设计机构,与省教育厅合作成功开展学生作品大赛,加强与学校的设计交流,推出学生设计作品。二十年来,江苏国际服装节搭建了行业对接交流的平台。每年都有企业参与发布,众多时尚讲座同场举办,紧扣时代热点举办系列论坛。
风雨兼程二十载,江苏省纺织工业不断发展壮大,品牌逐步成长、时尚氛围更加浓烈,纺织服装企业的进步步伐也更加快速。此外,区域经济的特点越来越显著,区域品牌日益打响,涌现了吴江、江阴、常熟等千亿基地,以及76个百亿集群,正是这些纺织服装产业集群为江苏省构筑了坚实的产业基础。♚二十年积累沉淀,正面迎接新挑战纺织工业在江苏经济社会发展中起到了重要的作用。近几年,随着《中国制造2025》、智能制造、三品战略、江苏新制造的提出,对江苏纺织服装行业的发展、江苏国际服装节的举办提出了新的要求、挑战,也带来了发展机遇和创新思路。江苏如何担负起品牌战略建设的历史重任?如何从一个制造业大省走向一个时尚、品牌大省?如何让江苏的纺织品在国内市场更具竞争力,并能与国际品牌相抗衡?第二十届江苏国际服装节给出了答案。据介绍,第二十届江苏国际服装节以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为指导,突出自主品牌、时尚引领、创新发展、智能装备、互联网营销;进一步深化国际交流合作,
探索产业全球布局,紧跟世界时尚潮流,提升江苏国际服装节的档次和影响力。紧紧围绕高质量发展要求,谋划江苏纺织未来发展的思路和战略,推动江苏省纺织服装行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向纵深发展,努力打造具有国际竞争力的纺织服装先进制造业基地和时尚产业基地。
纺织服装产业是制造业,同时也是一个都市产业、时尚产业、文化产业、创意产业,纺织品不仅是用来遮体御寒的产品,它还是一个载体——文化的载体、生活方式的载体。谢明表示,江苏国际服装节的主旨思想在于引导江苏由制造大省走向时尚大省,引导江苏纺织服装产业从制造业走向都市产业,带领江苏省纺织服装行业在高端领域占据自己的位置。因此,江苏国际服装节近年来格外注重国际化氛围营造,例如去年展会上设置了意大利、韩国、日本等众多国际展位;同时也为国家引进了国际化的人才,结合行业时下热点进行活动发布,对国际、国内交流起到了积极作用。在二十周年之际,江苏国际服装节将对江苏纺织服装行业发展亮点进行表彰,包括智能制造示范企业、质量化先进企业、新生代百亿集群等。此外,还将通过服装节展示知名企业、集群地的发展特色,注重推出众多新锐自主品牌。♚二十年初心不变,深化“品牌江苏、时尚江苏”为了加快推动传统产业转型升级,牢牢把握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主攻方向,积极推进江苏纺织服装品牌建设,进一步扩大江苏纺织业在国内外的影响力,第二十届江苏国际服装节将继续深化“品牌江苏、时尚江苏”主题。据介绍,第二十届江苏国际服装节将继续由江苏省人民政府主办;中国纺织工业联合会、中国国际贸易促进委员会纺织行业分会协办;国家工业和信息化部支持;江苏省经济和信息化委员会、江苏省纺织工业协会承办。由“第二十届中国江苏国际服装·家纺·面料博览会”、“2018江苏时尚创意周”和“系列活动”三大部分组成。其中,第二十届中国江苏国际服装·家纺·面料博览会,将设立展位1200个,分2个馆展示,由纺织服装品牌展区、国际展区、智能装备展区、互联网交易平台及跨境电商展区等组成。
2018江苏时尚创意周将以“时尚发布、创意设计”为主线,突出本土与国际的融合交流,注重原创性。通过举办各类时尚活动,提升江苏品牌服装的时尚影响力,培育江苏设计新优势。系列活动将以改革开放40年为契机,在行业内树立一批先进典型和标杆。突出质量第一,效率优先,提高供给体系质量、效率,推动产业结构升级;突出产业对接交流和商贸合作。届时将举办服装节开幕式、2018江苏纺织服装年度盛典、高峰论坛、指数发布会等丰富多彩的活动。由此可见,第二十届江苏国际服装节将不断放大交易平台功能,为参展企业搭建贸易平台和市场合作渠道,切实帮助企业开拓市场;推动国际设计师、品牌和买手、市场进行对接,推动国际设计师品牌的商业落地和合同订单;为政府、行业和企业掌握行业运行情况和研判发展趋势提供科学依据,推动江苏纺织服装行业迈向高质量发展。

8月16日中午,桐乡一阵大雨后又见到了太阳,但远处台风“温比亚”携来的压城乌云,预示着下一场暴雨很快又将袭来。  桐乡是浙江乃至全国经编行业的重镇。如今,这座发轫于改革开放初期而迅速扩大的经编产业重地,同样面临着产业内部
“涨价台风”的考验。  8月6日,嘉兴桐乡、海宁与常州武进区三地的经编商会对外发布了“停产倡议书”,让这个遍布桐乡、海宁等地的传统制造行业所面临的困局开始公之于众。  究其原因,经编行业的上游原材料价格一路上涨,让众多中小加工企业面临愈发艰难的市场环境。  据中国纺织网数据显示,近几年来涤纶长丝、羊毛纱线等经编产业所需的原材料价格一路上涨。特别是涤纶长丝在近几个月内一路飙升,截至8月14日,涤纶长丝POY150D的市场均价为10900元/吨,其余原料均价也是超过万元每吨,与去年同期相比,皆上涨至少2000元/吨。  41岁的吴国杉正值中年,但两鬓往上却早已白发斑斑,身为欧莉服饰有限公司的厂长,他最近明显感觉到原料上涨后对行业形成的冲击,总是将“旺季来得越来越晚”挂在嘴边。  同时,对于吴国杉所在的经编行业来说,更揪心的是,散布在桐乡内如漫天星斗般的中小加工企业,由于缺乏凝聚导致内部之间的低价竞争,在原料价格一路飙升的市场中,处于被动的“夹缝求生”状态。  在桐乡像吴国杉这样,早年从打工做起在经编加工行业里摸打滚爬几十年的从业者并不在少数,但如今新的时代背景与发现阶段,让他们多年间一手创建的企业,开始不得不面临着大浪淘沙与转型升级的“窗口期”。  “涨涨不休”的原料  吴国杉的公司坐落在桐乡市濮院大道一座并太不起眼的商业楼内,如果不是有人指引,陌生人很难找到。  8月中下旬本应是往年服装加工厂的生产旺季,但近几年吴国杉明显感觉到淡季的时间开始慢慢地变长了,真正忙起来的旺季还要等到9月份。  “以前淡季是二季度三个月时间,现在已经延长到了八月份。”吴国杉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行业旺季时间缩水正是经编产业原材料价格不断上涨的影响。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调查了解到,桐乡广泛分布的棉纺织加工企业所需求的羊绒纱线价格近年来不断上涨,致使市场观望情绪逐渐加重,很多原本早已准备备货的订单开始往后推延。  一位长期从事毛纺销售业务的业内人士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羊绒纱线的价格从2017年的800多元一公斤上涨到现在超过1000元一公斤,不到一年的时间内,原料价格涨幅在25%左右。  “由于澳洲干旱,水草减少,因此羊毛产量受限,再加上羊毛进口结算以澳元为主,汇率波动也是导致原料价格上涨的重要原因。”上述业内人士告诉记者。  事实上,经编产业价格一路“涨涨涨”并不仅限于羊绒制衣的加工行业,近一段时间来,服装加工产业所需的纺织品原料价格皆出现了不同程度的上涨。  根据中国纺织网公布的实时数据显示,8月16日PTA(主要化纤原料)参考价为8147元/吨,相较于8月1日的市场价格上涨幅度达到了22.09%,为本月目前最高涨幅。  一位业内人士向记者分析指出,整个产业价格传导链基本呈现出“石油-石脑油-PX-PTA-化纤厂-纺织厂-服装厂”的格局,其中PTA等原材料多以美元结算,受近期石油与外汇等关键源头因素的影响,定价走高也是市场传导的必然。  “这一波纺织原料涨价主要是油价和汇率的影响,主导的市场涨幅在15%左右。”该业内人士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由于服装厂上游的产业多以垄断和大企业集聚居多,这也导致在行情上涨的情况下,一些上游产业的原材料市场溢价权更加强势。  “夹缝困局”中的制造企业  实际上,原料价格上涨带来的行业“蝴蝶效应”远未就此停驻。旺季压缩的同时,原料价格普涨也给其服装加工企业提出了新的挑战与难题。  “因为报价存在一定的周期差,在原料不断上涨的预期下,也给企业的生产带来了很多变化与不同。”吴国杉告诉记者,这种变化主要体现在两个方面:一方面,原材料价格上涨,导致行业普遍不敢轻易提前备货;另一方面,备货周期逐渐压缩向“双十一”与“双十二”的销售旺季靠拢,这就导致加工工厂出现了“淡季太清闲,旺季做不出”的两难局面。  但按照涨价传导的规律,以吴国杉为代表的中小加工企业就不能模仿上游原材料进行涨价么?  答案是几乎很难。以桐乡为代表的中小服装加工企业皆是小而散的集聚特点,企业间的竞争关系普遍存在,价格战等劣势也逐渐削弱着整体行业的市场议价权。  浙江志华服饰有限公司总经理钱学光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过去十多年间,桐乡等地进入到服装加工行业的个体户非常多,导致产能膨胀,彼此间的价格战让这个市场本身就已经面临着不小的麻烦。  “你不愿意做,自然有别人愿意做。”钱学光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私营企业多形成的产能过剩,导致行业的市场议价权很低,服装加工中小企业的上游与下游都以大型企业为主,上游是强大的卖方市场,而产业下游也是十分强势的买方市场。  在这样的局面下,面临原料涨价,类似于吴国杉的中小加工企业也基本没有可调价的市场空间,由此成为一个两面都遭受挤压的“夹心饼干”行业。  吴国杉向记者回忆称,有一次一个外地客户带着样品找到他,一件衣服加工费给出了30多元的价格,但吴国杉一算账至少得需要50多元的加工费,他才能够保本,但对方显然是有备而来。  “很多订单客户给的价格好像都是工厂只要能够养活工人就好了。”吴国杉回忆说,很多加工厂由于成本很低,也还是愿意接这样利润被压缩至很低的订单,这也不断地拉低着行业的底线。  与此同时,除了原料上涨之外,经编产业的周边生产要素也出现了不同程度的上涨,成为当前行业不得不面对的另一把“达摩克利斯之剑”。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调查了解到,以桐乡为代表的服装加工产业涉及的人工、房租、水洗等关键要素皆出现普遍上涨的趋势。在桐乡市,加工厂房的房租已经由三年前的10元/平左右的价格,上涨至超过20元/平。  吴国杉给记者算了一笔账,他的工厂一共1300个平方,三年前签订的租房费用为12万一年,如今已经涨到了25万一年。再加上工人的工资每年也以10%的涨幅上浮,现在每个月工厂开销就近50万元,而这个数字在淡季基本入不敷出。  此外,环保成本也是不可忽视的一部分。水洗、印染工厂因为环保趋严出现关闭潮等,也间接导致桐乡当地中小加工企业面临成本不断上提的现实。  2016年初,桐乡市发布了《桐乡市印染造纸制革化工行业长效管理办法》,淘汰一批不达标的印染企业后,剩下的企业产能无法满足经编与纺织企业的市场需求,很快市场报价也出现了上涨。  桐乡市经编商会会长王振波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表示,除了原材料、用工与房租等因素影响外,洗染厂的价格上涨也是造成当前桐乡市的经编行业面临着“举步维艰”局面的重要原因。  产能聚合破局?  事实上,本就诞生于市场夹缝中的民营中小制造企业,并非第一次面对当前的市场困局。  长期观察浙江民营经济发展的专家皆表示,在以浙江为代表的传统制造产业发展过程中,这种中小制造企业前后受挤压缺乏议价权的现象也曾出现过。其源于原有的块状经济发展格局下,在市场竞争中如果没有出现龙头企业,或者没有形成一定市场份额的大企业来主导市场话语权,就必然会面临这样的发展问题。  浙江省发展规划研究院首席研究员潘毅刚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表示,事实上浙江的传统产业大部分都经历了这个过程,当前的环境下其实是能够通过市场来倒逼其完成组织结构的转变。  只不过,在整个以桐乡经编行业为代表的中小制造企业转型的过程中,不可否认的是市场、政府引导皆能够扮演重要的推动力量,但最关键的转变还是来源于企业自身。  浙江大学区域与城市发展研究中心执行主任陈建军表示,桐乡等地经编行业遭遇的困局是市场经济皆需面对的问题,对于行业发展来说,解决的办法只有企业自身被迫的转型与升级。  陈建军告诉记者,当前浙江等地遇到的中小制造企业困局与传统产能的难题,是一个普遍问题,关键是怎样推动经编产业自身的产业升级,来实现高附加值化。  在采访的过程中,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也发现,在桐乡类似的几万个中小服装加工企业行业内部,也开始出现一定程度规模化之后的市场分工,利用资本的力量团结分散的小企业,整合成一个相对聚合的产能群体,来增强行业自身的话语权。  钱学光告诉记者,这种内部的分工基本模式为,规模较大的中型加工企业逐渐向服装加工行业的产业链上游浮动,主要以贸易公司的形式负责承接订单,然后派发给小型企业承担生产加工的各个环节,最后再由贸易公司把关质量后交付订单客户。  “整个生产过程中,我们只集中当地的产能做好加工这一个环节,而原料采购、库存备货等关键环节则一概由客户承担。”钱学光告诉记者,通过这种方式,一方面能够实现轻资产化,减少制造企业受原料等上游环节价格上涨的影响;另一方面也能够集中分散的产能力量,增加市场的影响力。  对于吴国杉来说,他也开始思索适合自身企业的转型之路。他告诉记者,未来工厂直营店的模式也会是一种转型升级的方向,通过打造自身的服装品牌,通过网络销售的渠道直接面对买家与客户,或许是摆脱企业长期“代加工”而两面受压的有效途径。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