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的纺织服装产品对美国市场具有不可替代性,并打造绿色供应链的纺织企业明显较少

从再生资源回收蓝海跨入行业景气度上升期,企业加速创新成为关键。对企业来说,告别以往粗犷式增长的竞争业态,如何与新兴行业、环保装备制造深入合作,形成涵盖固体废弃物回收利用、环卫清洁在内的完整产业链,将是“十三五”期间企业发展的新契机。2017年,国务院办公厅正式印发《禁止洋垃圾入境推进固体废物进口管理制度改革实施方案》(即“洋垃圾”禁令),宣布将逐步禁止国内再生资源可替代固体废弃物入境。在“洋垃圾”禁令落地扎根的一年时间里,其带来的“蝴蝶效应”也开始逐步显现,这其中受冲击影响最大的莫过于再生塑料行业。  垃圾是放错位置的资源。国外的“垃圾”固然走投无路,国内的回收行业也无异于遭逢一场“地震”。据生态环境部有关负责人介绍,2017年,中国固体废物实际进口量同比下降超过8.7%,其中限制类固体废物进口量下降近10%。不依赖国外进口废料,这需要激活内部庞大的废料回收和再利用体系。按照相关政策,2018年后禁令将扩展为禁止进口国内资源可以替代的固废,预计固废进口量还将继续下滑。  2018年4月,四部委调整《进口废物管理目录》,将来自生活源的废塑料、未经分拣的废纸、废纺织原料等4类24种固体废物,从限制进口类变为禁止进口。2019年年底前,我国还将逐步停止进口国内资源可以替代的固体废物。但同时,回收标准、规模和质量在市场需求下都将进一步提升。分析预测,到2020年国内再生资源的可回收量将达到3亿吨,主要再生资源利用率提高到75%,并为行业带来可观的增长空间。  不过,再生资源回收行业集中度总体上仍然偏低。作为循环经济体系的末端环节,再生资源产业可以说是决定循环经济能否完成闭环周转的关键环节。公开资料显示,迄今全国再生资源回收企业数量达9万多家,回收行业从业人员约为1200万人。其中,具有一定规模的企业回收量仅占回收总量的10%至20%。而“小散乱”的行业特征也决定了企业供求的困难,不通畅的供求遏制了企业运作,难以形成运作良好的供应链。  “洋垃圾”禁令带来的大批需求将刺激回收在标准、规模、供应周期等方面的改善,由此加工利用企业也能感受到正面影响。未来进口固体废弃物的收紧,无疑将导致相关企业更加注重国内采购渠道的建立,将倒逼国内再生资源产品质量提升,形成差异化竞争优势和价格优势。其中提前在海外布局,抗风险能力强的大企业更有可能挺过政策调整期。以葛洲坝、格力电器、格林美、启迪桑德等为首的龙头企业加大了研发投入,再生资源深加工业务步伐不断加快。  而把行业“危机”转化为产业提升的机遇,关键在于促使再生资源行业把目光转向国内固体废物为主原料的转型发展道路。业内普遍认为,整体产业链正由最初的“难以接受”转向逐步认可,相关企业也在阵痛中艰难地寻求转型。“重压”之下,相关行业、企业治污水平有所提升,加工模式也陆续向园区集中、向现代循环经济转型。诚如行业内企业开始关注垃圾分类、注重农村废弃物回收利用,进入了原来未曾进入的领域。随着环保督查力度持续加大,一些不规范的再生资源企业被关停。  预计在资本与政策推动下,未来三年内,再生资源回收行业增长速率将超过8%,整体产业链迎来近2.6万亿市场盛宴。期间,如何充分利用好绿色价格杠杆机制,加快回收体系建设,已成为资源再生行业需要深思的时代课题。尽管目前整体产业链尚未能摸索到合适的路径,但是,许多企业仍然“在路上”。

中国的纺织服装产品对美国市场具有不可替代性,并打造绿色供应链的纺织企业明显较少。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对2000亿美元产品征税的公开听证会按计划于当地时间8月27日结束。来自装饰、服装、食品加工、半导体、医药等350多名行业协会和企业的代表在会上发声。中美纺织业者们都陈述了何种事实?表达了何种意见?  中国声音直言“中国纺织服装产品对美不可替代  在长达12页的听证会参会代表名单当中,有许多中国民营企业、行业协会甚至是中国高校的身影。  8月23日,中国纺织品进出口商会副会长王宇率团赴华盛顿参加听证会。他在发言中强调,中国的纺织服装产品对美国市场具有不可替代性。如若加征关税,美国进口商将花费数年的时间寻找新的供应商;美国零售商、分销商将面临货品短缺、竞争优势丧失、企业利润减少等困难。征税措施也将导致供应链调整、贸易链断裂等问题,影响双边和多边贸易合作。同时,征税措施造成的成本压力最终将转嫁至数亿美国消费者,同时也会对企业的就业者产生负面影响。  王宇强调,  美国301调查征税措施无法解决301调查报告指控的任何问题,也不能解决美方关注的贸易平衡问题,反而只会伤害中美两国的无辜企业和消费者。纺织商会希望美国政府听取各方呼声,慎重考虑征税措施。  在问答环节,王宇回答了我国纺织服装产品知识产权保护问题。  听证会前后,王宇分别会见了美国时尚产业协会(USFIA)会长朱莉娅·休斯(Julia
Hughs)女士和美国服装鞋履协会(AAFA)执行副总裁斯蒂芬·拉默(Stephen
Lamar)先生,就相关问题坦诚交流。两位协会代表均在听证会上发表了反对征税的意见。  在美期间,王宇还在纽约会见了美国相关律师,就纺织服装企业在本轮征税措施中申请产品排除和游说事宜进行讨论。各方商定将就301调查走向密切沟通,随时筹备应对方案。  同样在美国出席听证会的北京盈科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张军律师接受中国媒体记者采访时透露,尽管听证会主席团在问答互动环节具有明显的导向性,但许多美国企业代表还是非常清晰地认识到中国市场的不可替代性和供应链的不可取代。“对于反对加征关税的美方代表,主席团会追问,是否有其他国家的产品替代从中国进口?为什么你们不能转移对中国供应链的依赖?主席团的导向性意图十分明显。”  美三大纺织服装协会立场不一  美国三大有影响力的纺织服装行业组织参加了听证会。其中,美国服装鞋履协会(AAFA)、美国时尚产业协会(USFIA)持反对立场;全国纺织组织联合会(NCTO)作为美国部分纺织生产型企业及相关企业的利益代表,则坚持主张对中国的服装、家用纺织品和其他终端纺织制成品,以及先进技术纺织品增收关税。对于纺机行业,截至目前三方的证词都是有利的。  中国纺织国际产能合作企业联盟秘书处整理了他们的相关立场。  1.反对加征关税方:美国服装鞋履协会(AAFA):  美国服装鞋履协会(AAFA)作为全国性贸易组织,是美国1000多家服装鞋业和旅游用品等知名品牌、贸易商,以及400万名美国工人的集体利益代表,其成员单位每年在美国的零售销售额达3840亿美元。本轮听证会期间,AAFA继之前5月份在听证会上采取的积极表态后再次发声,通过列举了4家公司案例,强烈要求将相关纺织品、服装和鞋类从征税清单中删除。  AAFA坚持的核心主张:  A.强烈支持61-64章的纺织品、服装和鞋类产品不在清单中,并且主张这些项目仍然排除在此清单和未来任何清单之外;B.反对对目前位列于清单中的纺织品、旅游用品、帽子和配饰等相关产品加征关税;C.坚决支持当局政府寻求迅速而有意义的方式解决与中国的贸易争端。  以上主张基于以下核心理由:  A.对清单或是61-64章的产品加征关税,实际上是对美国消费者的隐性征税,特别是因为美国进口这些产品的最主要来源是中国。由于其中许多从中国进口的产品也作为美国制造业的原料投入,对这些商品的任何税收都将成为对美国制造业的征税,从而加重美国企业生产成本。  B.纺织品、服装、鞋类和旅行用品仅占所有进口商品的6%,却因目前美国对这些产品采取高税率的最惠国关税而贡献了总征收关税的51%,考虑到中国是美国进口这些产品的主要来源地,加征关税将给美国消费者和制造商带来相当大的负担和成本。  2.反对加征关税方:美国时尚产业协会(USFIA):  美国时尚产业协会(USFIA)代表了美国时尚品牌和零售商的集体利益,致力于消除阻碍时尚界自由贸易和在美国创造就业机会的关税和非关税壁垒。  USFIA主张排除清单的产品:  65章的帽子和头饰;  42和46章中的行李、箱包和手袋;  94章的床垫、灯具和家具。  其成员公司还对56章(包括毡呢和无纺织物、特种纱线、绳索在内的某些纺织品)和58章(特种纺织产品,包括刺绣品和标签)等章节中被列入清单的产品分类表示关注和反对。  美国当地时间8月23日下午,USFIA代表将出席听证会并阐述上述观点和具体理由。  3.支持加征关税方:全国纺织组织联合会(NCTO)  全国纺织组织联合会(NCTO)是部分美国纺织生产型企业及相关企业的利益代表,会员覆盖了纺织制造全产业链。  NCTO高级副总裁莎拉·贝蒂(Sara
Beatty)在8月20日的听证会上表示,协会将继续大力支持总统的301条款。她称,“窃取美国知识产权”的行为极大地帮助了中国在全球纺织品市场上的主导地位,而美国的纺织服装制造商也受到了中国知识产权侵权行为的严重伤害,导致了生产、出口和就业岗位的减少。同时协会对之前2000亿美元商品清单不包括纺织服装终端成品(61-63章)“感到失望”。  NCTO坚持的核心主张:  1.对采购自美国自由贸易协定伙伴国的服装加强溯源追踪;  2.对中国输美的服装、家用纺织品和其他终端纺织制成品,以及先进技术纺织品增收关税;  3.建议将腈纶和粘胶短纤维从清单中删除;  4.建议从清单中移除所有与纺机设备有关的项目。  以上主张基于以下核心理由:  1.服装、家用纺织品和其他纺织制成品占到美国从中国进口纺织品服装的93.5%,而自中国进口的纤维、纱线和面料等中间品仅占行业进口总额的6.5%。鉴于中国制造的纺织制成品的原料几乎都在中国生产,这使得纤维、纱线和面料以中国制造的下游制成品形式进入美国市场。  2.纺织业是中国制造2025的关键产业,直接就业岗位超千万,大部分集中在供应链的最后阶段:劳动密集型的裁片和缝纫环节。中国制造的纺织品已通过所谓的知识产权“盗窃行为”在美国市场获得了巨大的竞争优势,因此建议对纺织终端产品征收关税,将使美国在推动中国进行“有意义的改革”方面发挥最大的作用。  3.Sara
Beatty举例谈到,一条中国生产的蓝色牛仔裤,在中国生产链每个环节的“非法贸易行为”中受益,使他们能够在进入美国市场后替代其他同类产品。一条从中国进口的牛仔裤的税前成本是7.5美元,从西半球自由贸易伙伴国进口的牛仔裤成本是8.29美元。25%的附加关税增加了中国牛仔裤1.88美元的价格,为美国进口商从中国进口转向从西半球免税国进口提供了相当大的动力。  4.建议从清单中移除腈纶和粘胶短纤维,因为美国本土不生产这些种类的纤维,额外加征的关税将削弱美国纺织行业的竞争力。此外,除了针对纺织章节的建议之外,NCTO还敦促移除某些化学制品和染料等,这些产品是纺织生产过程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并在产品中创造附加值,但却很大程度上无法从美国获得,因此增加的原材料成本将损害下游国内制造企业的竞争力。  5.
NCTO还强烈建议把纺织机械设备从关税商品清单中移除。虽然纺织设备基本上已从最初的500亿清单中剔除,但在新的清单里又提出部分增加的内容。NCTO继续建议取消所有与纺机设备有关的项目,因为美国纺织企业的设备几乎完全依赖进口。  听证会变中国制造“赞美大会”  在听证会上,当被政府官员问及是否可以寻找中国以外的供应商时,绝大部分代表表示中国“无可替代”。  更有媒体报道称,听证会变成表彰中国制造工艺的“赞美大会”。  据《南华早报》报道,各企业纷纷谈到中国制造有多么靠谱,无可替代:  Witnesses
cited the quality of Chinese labour, China’s capacity for production
volume and the impossibility of shifting supply chains to other
countries on short notice in opposing further punitive
tariffs(参与听证的代表援引中国高质量的劳动力、中国的高产能,以及不可能在短时间内将供应链转移到其他国家作为理由,反对进一步的惩罚性关税)。  有的企业赞美中国工人工艺精湛,质量过硬  美国亮线箱包公司创始人罗斯·毕晓普(Ross
Bishop)说,中国人“非常擅长”自己的工作(“really good”at their work):“If
you pick the right factory, they’re actually
artists(如果你选对了工厂,他们实际上个个都是艺术家).”  皮革制品公司Leather
Miracles的大卫·马西森(David
Matheson)说,中国的劳动者没有别的地方能比得上:“There is no comparison.
If I was going to put together a team of labour, the first, second,
third, fourth and fifth place would be China. And nowhere
else[(其他的产地)没有可比性。如果我要组建一支劳动队伍,第一、第二、第三、第四和第五个选择的地方都将是中国,不会有其他地方].”  有的企业离不开中国的物美价廉  有的企业强调中国的生产规模不是其他地方能比的  从听证会上的证词来看,美国中小企业对于中国供应商的依赖性非常大,但反过来,中国却有很多的选择。  美国婚纱礼服行业协会会长斯蒂芬·朗(Stephen
Lang)说:“If you look at history, punitive taxes don’t work. We’re a
small country–360 million people. With all the other countries around,
China’s just going to go into business with the other
countries(如果你翻翻历史书,就知道,惩罚性关税是行不通的。我们只是一个小国家,才3.6亿人口,还有那么多国家可选,中国只要和别国做生意就可以了).”  (来源:中国纺织品进出品商会微信公号、《每日经济新闻》、中国纺织国际产能合作企业联盟微信公号、中国日报网易号、中国纺织报)

在工业和信息化部办公厅日前发布的《关于推荐第三批绿色制造名单的通知》中,绿色供应链部分首次将纺织服装列入申报范围,鼓励行业中代表性强、影响力大、经营实力雄厚、绿色供应链管理基础好的核心制造企业申报绿色供应链管理示范企业。  近年来,中国纺织工业联合会把“科技、绿色、时尚”作为纺织行业新的定位,倡导行业以绿色原料、绿色设计、绿色生产、循环应用为抓手,持续不断地推进纺织行业绿色发展。不过,纺织行业绿色发展仍有较大的提升空间,在实践中需要不断改进理念,抓住重点,特别是亟待在绿色供应链发展上寻求更大的突破。  一、创新管理方式
强化协同转型  纺织工业在高速发展的同时,带来了大量的能源资源消耗及污染物排放。根据2012年环境统计数据显示,在被调查统计的41个工业行业中,纺织业废水排放量23.7亿吨,居第三位;纺织业COD排放居工业行业中的第四位。  为破解资源环境约束,加快纺织工业绿色发展,在加强政府监管的同时,还需要创新环境管理方式,特别是要加强市场化和社会化手段的应用,形成政府监管、市场驱动和公众参与的协同管理机制,打出一套组合拳,推动企业绿色转型发展。绿色供应链管理是一种基于市场的创新性环境管理方式,依托核心企业与上下游企业形成的供应关系,以采购为纽带,通过核心企业开展的绿色供应商管理、绿色采购等工作所形成的正向激励,带动上下游企业绿色化水平共同提升。  就纺织行业而言,其产业链条长,制造过程产生的生态环境影响大;终端产品的季节性特征明显,而且属于易耗品,社会需求量大。通过打造绿色供应链,发挥企业特别是龙头企业的带动作用,形成“以点带线、以线带面”的格局,可以对纺织产品设计、生产、流通、销售、回收、再利用、处理等环节进行环境管理,同时推动设计商、供货商、生产者、物流商、经销商、消费者等多方主体行为方式转变,进而形成环境友好型的纺织品生产和消费模式,降低纺织品全生命周期的生态环境影响。  二、完善制度环境
引导企业大力实践  近些年,国家出台了《工业绿色发展规划(2016-2020年)》《绿色制造工程实施指南(2016-2020年)》《纺织工业发展规划(2016-2020年)》《关于开展绿色制造体系建设的通知》《绿色制造制造企业绿色供应链管理导则》等一系列政策标准,实施了绿色制造示范等支持项目,积极引导纺织等行业领军企业打造绿色供应链。《纺织工业发展规划(2016-2020年)》明确提出,“开展绿色供应链管理试点,构建从原料、生产、营销、消费到回收再利用的纺织循环体系,培育绿色供应链示范企业。”
根据《关于开展绿色制造体系建设的通知》,工业和信息化部已经围绕绿色产品、绿色工厂、绿色园区和绿色供应链四个重点领域,开展了两批绿色制造示范工作,在刚刚启动的第三批示范工作中,绿色供应链示范领域新增了纺织服装行业,这对于发掘纺织行业优秀的绿色供应链管理企业,树立行业典型,带动产业绿色发展,具有重要的促进作用。  除了国家推动之外,一些第三方机构也开展了相关实践。2008年,自然资源保护协会启动“清洁始于设计”项目,引导跨国服装品牌和零售商打造绿色供应链,以减少相关工厂产生的环境影响。自然资源保护协会报告显示,2016年,我国20多家印染企业通过相关改造,全年累计节水近400万吨,节煤逾3万吨,节省成本逾800万美元。  2014年,公众环境研究中心和自然资源保护协会共同开发了绿色供应链CITI指数,用于评价纺织、电子等行业的企业供应链环境管理表现。《2017绿色供应链CITI指数》显示,H&M、GAP、阿迪达斯、耐克、溢达、李宁、雅戈尔等纺织企业打造的绿色供应链,已经具有一定的行业示范作用。  三、找准切入重点
全面提升绿色水平  从全球视角看,国外纺织企业率先将绿色供应链运用到实践中,一些跨国企业已经成为了行业标杆,或多或少地带动了产业绿色发展。从国内视角看,虽然已存相关政策标准,也出现了一些企业实践,但是真正从事绿色供应链管理工作的国内企业还微乎其微。为了调动广大纺织企业打造绿色供应链的积极性,建议重点做好以下工作:  首先,提供明确的方向指引。由于大多数纺织企业对于绿色供应链的认知度并不高,不知道是什么,更不知道怎么做。因此,主动延伸企业社会责任,并打造绿色供应链的纺织企业明显较少。为了引导企业参与,一方面建议组织行业专家及优秀企业深入地方,特别是长三角、珠三角等纺织企业集聚区,开展绿色供应链政策宣贯和经验分享工作,提高企业对此项工作的认知和理解。另一方面建议出台《纺织服装行业绿色供应链管理导则》,率先以团体标准或者行业标准形式呈现,条件成熟后再将其上升为国家标准,为企业打造绿色供应链提供模式参考;探索出台《纺织行业绿色供应链评价指标》,为政府或第三方机构发掘优秀纺织企业,提供更为客观的判断依据。  其次,形成稳定的正向激励。推动纺织工业绿色发展是一项系统工程,涉及到多个环节、多方主体、多项制度、多个机制,很难一蹴而就。其中,生产环节最为关键,上游企业的绿色生产是绿色供应链管理的重点。推动纺织品绿色生产,最为重要的是降低水耗以及减少相关污染物排放。为此,需要开展生态设计、改进生产工艺、购置先进的环境治理设施等工作。但这对企业来说,往往意味硬投入,而且这些投入会沿着产业链逐级传递,最终体现在终端纺织品销售价格上。从全生命周期看,绿色纺织品的环境影响降低了,但是其价格却升高了。在尚未形成绿色消费氛围的现状下,绿色纺织品很难获取市场竞争优势。为破解此困境,在加严环境执法及司法力度的同时,还应形成稳定、持续的正向激励,特别是加大对绿色纺织企业的税收减免,以及放低绿色信贷、绿色债券审批门槛,使企业能够从绿色行为中受益,以此调动起广大纺织企业参与绿色供应链管理工作的热情。  再次,抓好工作的关键环节。纺织品产业链条较长,涉及纤维制造、纺纱、织布、印染、制衣、水洗、包装等多个环节,当然不同环节的生态环境影响也会有所差别。其中,印染环节的生态环境影响最大。因此,应抓住问题的关键,重点引导印染品采购企业去打造绿色供应链,以此可以带动印染企业提升绿色生产水平。此外,生产终端纺织品的企业也需要重点关注。与产业链条上的其他企业相比,这类企业处于产业链末端,对整条产业链的带动性较强,若能建立起科学的绿色供应链管理体系,可以对产品设计、生产、运输等环节进行全面环境管理。在锁定这两类主体后,可以引导市场份额占比较高的企业率先去打造绿色供应链,以取得事半功倍效果,最大程度带动全链条绿色化水平提升。除生产企业外,大型电商平台、超市及商场也具有较强的行业带动性。这是因为终端纺织品主要在这些大型平台或场所销售。通过引导这类主体去打造绿色供应链,特别是把好绿色采购关,对供货商进行科学管理,可以将激励效果逐级传递到纺织品生产及物流企业,带动相关企业提升绿色发展水平。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