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否对中国商品追加1000亿美元关税,在PS软件内使用秋风分色软件的所有工具和功能

斗争进入第二个回合。面对中国强硬反击,很不甘心的特朗普,刚刚宣称,将考虑对中国商品追加1000亿美元关税。以至于一个段子这样说:特朗普:30亿;中国:我跟。特朗普:500亿;中国:我跟。特朗普:再加1000亿;中国:我跟。特朗普马仔:老大,咱只有1500亿,全押上了?特朗普:全押上!!!(恼羞成怒ing)很多人说特朗普疯了,但这非同寻常的举动,传递出的是三个信号:信号一,中国的强硬反击,完全出乎特朗普的预料。这两天的斗争,三个史无前例:中国态度史无前例这么强硬、中国反击史无前例这么快、美国上下史无前例这么急。特朗普原本以为,500亿美元这么庞大的数额,这样规模的贸易战气势,肯定一下子能震慑住中国,中方会很快服软。但结果让他大失所望了,中国竟然表示要“奉陪到底”,而且10个小时内,就针锋相对公布了反制措施,同等规模、同等数额、同等力度。这是一次漂亮的组合拳。这么快速的反应、合力的斗争,背后是中国的成竹在胸。
信号二,为挽回面子,特朗普不得不继续加码。这里面,可能还有一个心理斗争过程。4月4日,美国股市开盘暴跌,特朗普政府官员赶紧安抚,市场不必太过焦虑,关税可能永远不会出现。特朗普本人也发表推特说:我们没有与中国进行贸易战,战争在多年前就被那些愚蠢无能的代表美国的政客输掉了……我们不能让这样的情况延续!要知道,特朗普之前曾吹牛:贸易战很简单,美国肯定能赢。但现在,尽管还是嘴硬,却也要微妙改口,说没有与中国进行贸易战了。可能随后,特朗普又回过神来,这样输了太不甘心,索性再抬高一下要价,开出1000亿美元的单子,继续勒索恐吓。信号三,可能太过焦虑,特朗普又闹了一个国际大笑话。要知道,特朗普的原话是:基于中国的不公正报复,我已经指示美国贸易代表,研究在301条款之下,能否对中国商品追加1000亿美元关税,如果可以,应该是哪些商品。特朗普肯定说了错话。因为如果是追加1000亿美元关税,那等于对所有中国商品进口都要征税了,甚至所有中国商品都还不够。他的意思可能是,再对1000亿美元中国商品增加关税。这完全是两个概念。按照特朗普的口误,世界第一经济大国和世界第二经济大国,这样进行贸易斗争,那全世界贸易体系都要崩溃了,世界经济必然陷入萧条。这完全不可能的做法,更暴露出特朗普对贸易常识的不了解,而且,真有点急了!斗争刚刚到第二个回合,这是一场贸易较量不假,但更是一场心理战。最后,还是那几个看法,而且愈加强烈:第一,中国有底气。特朗普还在进行恐吓,但没有足够的底气,没有充分的研判,没有拍板的魄力,中国肯定经不起特朗普这样的恐吓。第二,中国很团结。网络上都是同仇敌忾,对政府反击的支持,因为大家都清楚,中国完全是被迫迎战,让美国得逞,将后患无穷。第三,美国很矛盾。很有意思的一点,4月4日美国股市,刚开始暴跌,最后竟以大涨收盘。美国市场也看明白了:特朗普就是虚张声势、漫天要价,但现在踢到了中国的铁板;那美国最终的结果,应该只有一个:主动妥协,草草收场。但在妥协之前,再放出1000亿美元的大招,试图挽回点面子。但可能太焦虑,特朗普竟然又说错话了,闹了个国际大笑话。斗争正在继续,好戏确实就在后头!

柯桥作为国内最大的纺织品交易集散中心、全球四分之一的面料在此交易,印花纺织品以其多样性、色彩艳丽等特性备受市场关注,作为印花纺织品生产的核心工序,花型设计、分色描稿显得极其重要。一款简单实用、省时高效、可持续升级的分色软件,对印花行业来说影响重大。  目前市场上普遍使用的分色软件以金昌分色软件为主,据了解其功能尚停留在2002年阶段,一直没有升级更新,且存在与PS软件不兼容及格式转换繁琐等问题,远远满足不了目前花型设计、电脑分色用户的市场需求。
  日前,绍兴原色数码科技有限公司软件部门透露,一款功能更强大、适应性更强的“秋风分色软件”和“原色分色格式PS插件”将于3月底在花型设计分色交易平台图来旺(www.tulaiwang.com)上线,可免费下载使用。其中“原色分色格式PS插件”是国内首创。此款插件将PS软件与金昌分色软件格式打通,大大缩短了文件转换所需的时间,原先需要1-2小时才能完成文件格式转换,使用此软件或安装此插件后,2-3秒即可预览、打开或存储,并且格式可以按需保存,大大提高了工作效率。
  “新增的‘原色分色格式PS插件’是公司2017年花费大半年时间研发的,其安装包将于3月底上传到图来旺。此款插件的上线,可以说是一场行业变革,对于市场使用率和认可度,我们信心满满。”绍兴原色数码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张为海表示,软件安装包安装后,原先使用金昌分色软件和ps软件的用户,在PS可以直接打开、存储和预览秋风zwh格式、金昌软件格式等多种格式。公司对新功能仍在不停研发,今后还将升级为“原色分色PS插件”,在PS软件内使用秋风分色软件的所有工具和功能。  作为一家集分色、设计、研发、生产为一体的国家高新技术企业,据介绍,绍兴原色数码科技有限公司其自主研发的秋风分色软件已于2006年便投入使用,但没有面向广大市场,仅限公司内部使用,目前此款软件也将免费向市场开放。据悉该款软件集聚了5大特色功能:1、具有金昌分色软件的所有功能。2、新增了自动配色功能(以后还将不断升级)。3、新增一键小片功能。4、新增一键加网功能。5、新增一键试衣、单色稿排列、配色加试衣排版等功能。5大功能的集聚使用,大大提高了用户的工作效率和便捷程度。  绍兴原色数码科技有限公司现将“原色分色格式PS插件”和“秋风分色软件”安装包供市场从业人员免费下载使用,既是企业发展到一定高度的公益体现,也为促进印花分色行业的秩序性、有效性以及市场版权保护做出了巨大贡献,对柯桥纺织印花行业来说具有巨大的推动作用。

服装产业作为国民经济传统产业,在行业发展的同时,面临着传统经营、生产模式竞争十分惨烈的境地。据统计,在过去一年时间里,波司登、七匹狼、九牧王等品牌年内关店都在百家以上。浙江是全国服装业最为集中的地区之一,据中国服装网发布的“中国服装上市公司市值排行榜100强”,浙江企业占了其中的两成左右。  在服装业的寒潮中,一些浙江服装企业曾经历了多元化经营的历史,比如拿地开发房地产、玩新能源、炒股票。但如今,越来越多的企业正加速回归主业,通过智能制造和智能管理,把自己重新定义成新零售或新智造的品牌服装企业。  “不务正业”的雅戈尔  要把主要精力放回服装业  雅戈尔集团董事长李如成最近宣布:“我又下海了。”年逾花甲的他,底气来自心中的新蓝图。“下个月底,服装车间的智能化、信息化改造将初步成型。”雅戈尔目前斥资7亿元打造世界一流服装智能工厂、投资百亿重塑营销渠道,服装主业成为他亲自抓的板块。  多年来,雅戈尔是“三条腿”走路的——除了服装板块,房地产、金融投资这两块业务更是做得风生水起。2007年底,美国财经杂志《商业周刊》曾评论雅戈尔,称其“除股票与地产投资业务外,其他业务已变得无足轻重”。如今,李如成坦率承认:“人家批评得很有道理啊!这10年是雅戈尔纺织服装主业徘徊不前的10年,但也让我认清了坚守主业的重要。”李如成反思道,“尽管房地产项目利润高,但纺织服装是可以一直做下去的产业,才是雅戈尔的核心业务。”  2016年中国服装节上,李如成宣布要通过纺织服装产业“五年再造一个雅戈尔”,他现在更是说“要把50%~60%的精力都放在服装上”。“通过这两年对市场的观察和思考,我认为新零售是大势所趋,而重塑服务是这场新零售革命的核心。”李如成说。  钱报记者了解到,前30年,雅戈尔服装产业累计投资100亿元,而近3年已累计投资达30.7亿,在全国重点城市购置门店,去年新开24家面积逾千平方米的大店。“现在,我们重点进军一线城市、省会城市。”李如成说。  种种举动都表现出李如成发力品牌服装主战场的决心。2017年快报显示,雅戈尔服装板块完成营业收入49.07亿元,较上年同期增长9.95%,归属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7.44亿元,同比增长35.9%。  从“低小散”转型  一件比基尼卖出1000美元  事实上,除了像雅戈尔这样的“回归”,也有服装企业谋求“转型”,同样为企业增效。  宁波龙升制衣有限公司凭着专业高端服装定制,走出了一条高速发展的道路。他们为国际明星定制的比基尼,每件售价高达1000美元。  “现在,机场成了不少明星、名媛的另一个时尚T台。但你们或许不知道,其实,海边、沙滩也是不少明星的第二‘战场’,而比基尼就是她们的战衣。”龙升负责人何黎明说。如今活跃在国际舞台上的名媛、明星、时尚博主们钟爱的沙滩装、比基尼,有一部分就产自宁波这家企业。这其中就包括歌坛天后碧昂斯、名媛娜塔莎·奥克利等,国内的柳岩也是它们的忠实消费者。  “2006年我们以健身服起家,员工只有30多人,简直就是‘低小散’的典型。”何黎明说,后来通过努力和一些机会,公司拿到了著名品牌的订单,比如,目前在澳洲运动健身服饰市场占有率达到一半以上的“Lorna
jane”品牌,所有产品都是龙升制衣公司生产的。  目前,生产健身服仍是龙升制衣的主要业务,占了80%。而公司的订单也从每个月4000件发展到了40万件,员工达1500多人。更难得的是,公司一线员工只有600多名,其余都是设计、开发、技术等人员,还有纺织专业博士带队的面料开发团队。  坚守服装业的隐形冠军  股价8年涨70倍  钱江晚报记者了解到,近一年多来,浙江多家老牌上市企业的业绩反身向上,在明显回暖的细分行业和扭亏企业最集中的行业中,纺织服装位列第三,排在化工、钢铁行业之后。比如,去年上市的服装企业太平鸟,最近发布2017年业绩预增公告,预计实现收入73亿元,同比增长15%,净利润4.73亿元,同比增长11%。  事实上,无论是“回归”还是“转型”,目前服装业回暖,坚定了越来越多上市公司坚守主业的决心,许多服装企业都在摸索产业转型升级的新路径。  主体生产基地位于宁波市经济技术开发区区域的申洲国际集团控股有限公司,可谓服装业的隐形冠军。多年来,它坚守服装业,主要生产针织休闲服装,发展了如NIKE、ADIDAS、PUMA等国际知名运动名牌客户,收入与利润双位数增长,港股股价在8年里涨70倍,目前以约1200亿元的总市值坐上了国内服装类上市企业排名的头把交椅。  除此之外,浙江上市的服装企业,比如森马服饰、美盛文化、太平鸟、美邦服饰、安正时尚、红蜻蜓、江南布衣、奥康国际、报喜鸟、浪莎、乔治白等,如今都在加速回归主业,通过智能制造和智能管理,把自己重新定义成新零售或新智造的品牌服装企业。  比如,在个性化定制领域,温州服装已形成行业集群优势。在报喜鸟控股股份有限公司的私人定制车间,以大数据为基础支撑的人机协同生产模式,让私人定制不仅降低了产品成本、节省了劳动力,还实现了互联网个性需求和工业化批量生产的巧妙融合。  正如雅戈尔掌门人李如成所说,有人把服装产业划入“夕阳产业”,但他却觉得,这是“日不落产业”。“因为服装穿着是人类最基本的一种需求,美是人类追求的最高境界。”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