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接发售公司临盆的产品往往是快消成品,这个城市镇是海宁皮革城和俄罗丝国家积贮银行合作创设的

2016年,随着直销产品第六大类放开,家电制造企业也迅速进入直销,但我国直销市场依然存在着产品同质化的问题。但记者从商务部直销行业管理信息系统获悉,在其公布的受理企业公示名单中,江苏紫罗兰家纺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浪莎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仙宜岱股份有限公司等纺织企业皆位列其中。那么,随着纺织品企业陆续进入直销行业,从如今六大类直销产品范围(即化妆品、保洁用品、保健食品、保健器材、小型厨具、家用电器)来看,纺织品进入第七类直销产品范围令人期待。  纺织品牌入驻直销行业  如今众多的纺织品制造企业面临残酷的招商问题,为了吸引经销商,可以说是费尽心机,但是面对自身组织和资源的问题,往往达不到预期的效果。如此盲目的招商必然造成纺织品企业无法准确定位市场策略。为了能够在未来发展中寻求生存的余地,部分纺织品牌已经向国家商务部递交了申牌信息。  继药企之后,纺织类企业也开始加入到申牌的大军中,纺织或将成为直销家族“开枝散叶”的新军。据了解,在商务部获批的6大类直销产品中,大部分直销企业的服装纺织类和家用纺织类产品划定在保健器材的分类下。业内人士表示,纺织类产品与直销领域的结合在海外曾有过辉煌的历史,而纺织类产品销售采用直销的方式,在近两年才刚刚开始。目前,除了中脉专注保健家纺产品外,其他的直销企业则是推出功能内衣、护膝裤等纺织品。  除了中脉,在已经取得直销经营许可证的直销企业中,目前涉足纺织品的还有三生、新时代、宝健、富迪、安惠、东升伟业、安然、炎帝、双迪、康满家、铸源、金科伟业等13家企业,也就是说已经有超过7%的直企布局家纺市场,争夺市场份额。  知名直销专家陈东方跟记者表示:“目前纺织品行业中加盟商、代理商之争已成为所有纺织品企业的成长之痛,淡季贴息返利、年终返利等方式已不足以稳住加盟商的心,在这种情况下,借助直销的模式则是纺织品企业在传统营销渠道下拓展出的新模式。如今直销模式被许多传统制造企业所认可,对于加盟者更是能够实现自主创业的梦想,而直销模式既保证了加盟商的利益,减少投资风险,同时也调动了其积极性,使加盟商更用心地做好终端销售。而企业则在稳住加盟商的同时,能够更好地拓展产品的销售渠道,形成企业与加盟商双赢的局面。”  纺织品行业面临的困局  纺织品属于耐消品,与第六大类家用电器面临同样尴尬境地的是,直销企业生产的产品往往是快消产品,无论是保健品还是化妆品,用完就需要重新购买,而且使用周期较短,重复消费性比较高。但家纺类产品并不具备快消的条件。  记者了解到,纺织品企业与直销企业存在比较复杂的关系,尽管直销主体是个人和家庭,而纺织品的使用主体也是个人与家庭。更重要的是,两者产业融合度较高:直销企业一直倡导的是以个人为中心的朋友圈销售,而且是希望将单纯的销售关系变为长期可持续的朋友关系;而纺织品当前所追求和变革的关键,也是希望可以建立与用户和家庭的持续性交易。尽管初衷是一样的,但面对的具体形式却是复杂的。  除此之外,纺织品行业最关注的问题不是销量而是库存,解决库存压力是企业最关心也是最头疼的问题,库存是严重影响企业发展的问题,可是几乎所有企业都会受到库存的困扰。钱本来就难赚,而往往辛苦赚来的钱,都在仓库里面。库存堆积现象在纺织品行业尤为突出,目前,大部分家纺企业一年当中,半年在正常销售,半年在消化库存。面对数千平米的库存积压,家纺企业心急如焚。  尽管有些纺织品生产企业借助电商渠道消化内存,但电子商务与线下庞大的分销体系并行,新通路与原有配销体系的矛盾在所难免。如果线上和线下卖同样的产品,就相当于是在和代理商争抢客户资源。  与此同时,网络市场的特性决定了线上产品的价格要比线下更低,这就更加剧了这种资源竞争的激烈程度。而如何才能避免两种渠道“左右手互搏”的竞争?这成了家纺企业开展电子商务的一个难题。  其次,直销环境复杂多变。记者发现,纺织类产品进入直销以后,并没有达到各直企所预见的那样火爆。紧随其后,保健品、化妆品市场的冲击,让部分直企将注意力放回到保健品和化妆品上。除却少部分企业仍然专注家纺类产品(如中脉)外,大部分企业都转移了产品视线。  单独依靠纺织品这类单品,并不能让企业活下去,或者说在直销行业,做大市场,光靠这种单品是远远不够的,必须要依靠其他的产品线进行补充,毕竟现在占市场份额较重的仍是保健品、化妆品这些传统直销产品。纵观当前的直销市场,还没有一家直销企业是以纺织类产品为主打产品的,但是,有越来越多企业在选择新品时,会把纺织类产品列入产品名单中,例如绿之韵、中脉等。  如今随着纺织类企业申牌的兴起,纺织市场这块蛋糕又以高调之姿重回直销。那么未来企业能否依靠这种产品作为核心产品,或者主打产品来做大市场,还需要市场来验证。  直销产品范围持续放开  直销行业很多人认为如今是直销产品日趋同质化的时代,产品同质化简而言之就是复制的太多,缺乏有创新性的产品。除了盲目的跟风之外,更重要的就是直销产品类别仅仅限于六大类,然而六大类并不是并驾齐驱,相反保健品与化妆品、生活用品往往同质化严重。保健品往往功效就是提高免疫力、抗疲劳等;化妆品则是美白、补水、祛痘等功效;而最终导致直销产品在内容、品质、科技含量、使用价值上趋于无差异化,随之而来的是各企业间缺乏差异化的经营。打破同质化必然需要创新,但是更需要放宽直销产品的范围。  2016年全国“两会”期间,全国人大代表凌沛学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就建议取消直销区域审批限制和直销产品范围审批限制。其中第二点提到的是放宽直销经营限制范围,将时时调整服务网点制度,在有条件的地方继续扩大直销产品的品种,放宽直销区域限制,发挥发挥市场资源配置的决定性作用。直销产品范围放宽是必然的过程,只不过不能操之过急,需要徐徐渐进。2015年,农产品进入中国第六大类直销产品范围成为讨论的焦点,如今看来农产品已经失去了第六大类的可能了,但不代表农产品进不来,兴许第七类就是农产品,同时农产品也具备进入直销的条件,只不过时机还不成熟。  此前,业内已经针对直销产品范围放宽的呼声就不断,相比放开多层次直销,放宽直销产品范围是一个有利无害的过程。毕竟中国的消费市场不断高涨,扩大产品范围对直销行业的进一步发展显得尤为重要。扩大直销产品范围首先有利于企业将产品创新扩大至现有的领域之外,从而降低企业产品的同质化;更重要的是,开放直销产品限制可以鼓励正规直销企业将眼光放在市场的需求上,按需所供,从而可以提升整个直销行业产品研发和创新能力,也会为传统企业转型直销提供更多的机会。  虽然大部分纺织品企业均不了解直销行业的经营模式,不了解如何申牌、如何经营,但他们均认为,对于近几年疲软的纺织业来说,直销是一个突破点,希望有新的模式和渠道可以扭转纺织业目前的颓势。

在全球经济一体化及国际产能转移的格局下,国内的综合竞争压力、市场需求、资源配置在倒逼专业市场走向海外。“走出去”到海外建分市场,成为一些专业市场转型升级的选择路径。  日前,营业面积近6000平方米的蒙古国乌兰巴托丝绸之路·中国西柳服装城正式开业运营。这是辽宁西柳市场建立的首个国外分市场。该市场的成立,搭建了西柳服装辐射中蒙俄欧的便捷通道,扩大了海城专业市场商品在海外市场的份额,有力提升了西柳服装在海外的盈利空间和竞争力,海城商品、技术和产能向海外输出之路迈出了具有里程碑意义的重要一步,两国两地人民将共享“一带一路”大通道建设带来的丰硕成果。  此前,浙江义乌小商品城、中国皮革城早已“走出去”到“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和地区设立了海外分市场。  在全球经济一体化及国际产能转移的格局下,国内的综合竞争压力、市场需求、资源配置在倒逼专业市场走向海外。“一带一路”建设更为专业市场的国际化发展提供了诸多机遇。“走出去”到海外建分市场,成为一些专业市场转型升级的选择路径。浙江商城集团董事长朱旻(前左1)和波兰华沙中国商城董事长(前右1)签署市场合作协议  义乌小商品市场“走出去”较早。2016年3月11日,浙江中国小商品城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与波兰华沙中国商城在波兰首都华沙签署合作框架协议。这标志着义乌中国小商品城首个海外分市场波兰华沙分市场正式设立。波兰华沙中国商城是中东欧地区最大的批发市场之一,市场设立后入驻商户约1000家,市场建筑面积达15万平方米,主营服装、鞋帽、箱包、床上用品以及日用小商品等,商品辐射波兰全国及匈牙利、捷克、乌克兰、白俄罗斯等周边国家。  2017年3月,海宁中国皮革城股份有限公司对外透露,为了响应国家“一带一路”的倡议,海宁皮革城走出国门,将建俄罗斯最大皮毛消费市场,该市场2017年8月底正式营业。这个市场是海宁皮革城和俄罗斯国家储蓄银行合作建立的。俄罗斯国家储蓄银行出钱出地,海宁皮革城负责经营。这是海宁皮革城向海外输出海宁皮革城品牌轻资产模式的尝试。  在此之前,海宁皮革城和俄罗斯、土耳其、意大利、法国、北美等“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地区的合作由来已久。但海宁皮革城以前和国外的合作更多地侧重于引进先进的设计理念、优质的原辅料,通过为国际大牌代工等方式输出产品。现在,海宁皮革城抓住“一带一路”建设的机遇借梯登高、借船出海,瞄准俄罗斯、东欧等皮革、裘皮服装消费市场,在互利共赢理念的指引下以轻资产模式拓展海外连锁市场,就是要实现更高水平的“互联互通”。2017年9月
举行中蒙经贸合作洽谈会  为响应国家“一带一路”倡议,更好地打通“中蒙俄”经济走廊和新亚欧大陆桥贸易通道,2017年8月,受辽宁海城市委、市政府委托,经海城市经济开发区管委会批准,西柳市场组织海城西柳企业家商贸代表团赴“辽蒙欧”公路及铁路沿线节点俄罗斯城市叶卡捷琳堡、新西伯利亚、伊尔库茨克、乌兰乌德、恰克图以及蒙古国城市苏赫巴托尔、乌兰巴托进行逐一考察。考察过后,建设“中蒙俄”贸易大通道构想基本确定。  西柳市场分别与乌兰巴托那日蒙集团、纳仁图拉市场签订战略合作协议,通过双方在市场、物流、海关等方面的合作,建立西柳市场乌兰巴托分市场、海外仓、海关监管合作区等商贸合作项目。  蒙古国乌兰巴托丝绸之路·中国西柳服装城正式开业运营。这是西柳市场建立的首家国外分市场,标志着“中蒙俄”贸易大通道海外第一节点成功打通。  西柳市场建管委相关负责人告知,2018年,西柳市场将围绕“中蒙俄”贸易大通道各个节点,开展国际经贸洽谈会,在各节点逐步建立西柳分市场、海外仓等项目,以顺利完成大通道建设。  专业市场“走出去”到海外建分市场,不仅能保促成更多贸易、合作机会,而且在国际市场汇率波动大的背景下,直接在海外建市场还可部分抵御汇率波动的风险。  业内人士表示,未来,专业市场的国际化发展将继续以“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和地区为重点,通过新建、并购、参股、合作等方式,建设境外营销、售后服务和仓储物流网络,推动国内流通渠道向境外延伸。

节后,聚酯涤纶市场集体上演“开门红”行情  国际油价涨!  原料PTA、乙二醇涨!  涤纶长丝、聚酯切片也在涨!  市场产销同步回暖!  然而从春节以来一直凝聚的忧愁并未消散  各种压力接踵而来  库存考验——节后库存压力稍有缓解!  春节期间,大部分织造厂家都处于减停产的状态,市场整体开机率降至2-3成,对于原料的消耗明显减少。虽说聚酯厂家在春节期间也有一定的检修举措,然而相对于下游织造的大面积停工,实属“小巫见大巫”,因此供过于求的情况开始显现,聚酯厂家的库存压力随之而来。  直至节后,伴随着下游织造市场开机率的逐步提升,对于原料刚性需求必然存在,虽然未能助推原料价格大涨或是带来产销激增;但近日涤纶长丝市场交易气氛逐渐活跃,整体产销也逐步回暖,聚酯厂家的库存压力也出现了一定程度的缓解。  涤纶长丝市场的库存难题刚刚缓解,好不容易放下的“忧愁”,却迎来了另一波“烦恼”。  亏损困局——聚酯厂家陷入亏损状态!  对于聚酯厂家来说,最为打击人的是曾经引以为傲的高利润不仅消耗殆尽,并且居然陷入了亏损困局之中。  众所周知,近阶段上游原料PTA以及乙二醇行情水涨船高,从成本上形成一定的推动力,从而带动涤纶长丝行情向上走高。然而成本是一把双刃剑,在一定程度上也意味着聚酯厂家的生产成本压力增加了。  尤其是对于从2017年年末就处于微利状态的涤纶长丝各产品,成本面的任何风吹草动都有可能成为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导致聚酯厂家深陷亏损泥潭。  从目前长丝市场情况来看,无论是FDY、POY还是DTY主流价格重心分别都有100-300元/吨等不同程度的拉涨;但这难以抵扣上游原料成本上升以及其他各类成本的上涨幅度。  据计算,现如今FDY150D产品亏损额度大概在百元左右,POY150D产品亏损大约有115元/吨,此外DTY产品也有超百的亏损情况。(因各个厂家工艺控制、原料采购价格差异等原因,上述成本核算难免有差异,仅供参考)  不管是库存增加,还是面对亏损局面,对聚酯厂家而言都是实实在在的压力。曾经的高利润、低库存真的一去不复返了吗?涤纶长丝市场的无限风光在2018年还能否重现?

相关文章